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黑白无常

地府有对黑白无常,黑无常叫金,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白无常叫格瑞,有着一头如雪的银发。二人各司其职,虽说是搭档,见面的次数却也少得可怜。黑无常经常称白无常为自己的朋友,面带微笑着执行着任务。白无常并不承认他与黑无常的朋友关系,整天都是一张死鱼脸,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寒气。

 

 白无常喜欢黑无常,但他从未对黑无常说过,表面上高傲无比的他,实际上是一个在感情上胆小如鼠的人。每每在黑无常面前,白无常就会说违心话,表白的话总是会吞到肚子里。这时候,他总是会安慰自己,下一次见面一定要表达心意。

 

“呐呐,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黑无常大人答应了呢!”

“答应什么?”

“答应鬼王大人的求婚。”

在那一瞬,白无常差点站不稳而摔倒,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脑子里回放着“金答应了鬼王的求婚”,以至于接下来的话都听不进了。

“说起来,在这之前鬼王大人已经向黑无常大人求婚过不下百次了,黑无常大人都以职务为由婉拒了。今个咋答应了呢?”

“你管他呢!反正咱只要知道地府要有女主人了,可以喝喜酒就行了。”两只小鬼渐行渐远,谈论的声音也渐渐变小。

 

 

“哎!格瑞,你今天来这作甚?”开门的是凯丽,她一脸惊讶地看着满身是汗气喘嘘嘘的格瑞。

“我要见金。”干净利落的回答。

“那你恐怕不能如愿了——”凯丽有意地停顿了一下,“那位美丽的准新娘正在试鬼王大人亲自为她挑选的嫁衣呢!”

“抱歉,打扰了。”格瑞转身离开了,“哎,真不坦率呢。”凯丽吃着糖看着格瑞的背影感叹道,“真是个笨蛋,她可是一直都爱着你的。”

 

转身看向屋内的金发人儿,倾国倾城的脸上挂满了愁容。

 

 

 

 

结婚的日子到了,整个鬼界都喜气洋洋的,乐队吹奏着悦耳的音乐,鞭炮炸的轰天响。八抬大轿在人满为患的街道上缓缓移动着。所有人都知道那华丽无比的花轿里坐的可是鬼王大人的新娘,他们的未来娘娘。

“喂!你就只会在这而喝闷酒吗?”看着酒气熏人的格瑞,凯丽不禁开始感叹金的苦命。

 

“那我还能怎样!对方可是鬼王,我呢!我不过是个失败者······”

 

“但她爱的是你!”

 

“你说什么·······”格瑞的语气有些颤抖,瞪大的紫眸足以显出他的惊讶,“把话说清楚,凯丽”。

 

“她爱你,一直一直都爱着你。每次跟她相处时,她总是会提起你,一脸幸福的。她曾说过,‘遇上你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她一直期待着,一直期待着你能够对她说出那句话。所以·······哎,你去哪?”格瑞突然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烈斩向屋外走去。

 

“去抢婚。”

 

 

“新娘子到!”花轿稳稳地停在了鬼王府的门口,挂在门口两侧的红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着。

 

鬼王也一身红衣器宇轩昂地走了出来,就在他走近花轿的那一瞬间绿色巨大的剑气袭来,轻松的躲开,一旁的护卫赶紧拿起武器围在鬼王身边,轿子完好无损,而轿子上正站着个人。

 

这一下可惊动了轿内的新娘,“格瑞,是你吗!”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白无常,你这是何意?”很明显,鬼王一点也不高兴。

 

“我是来抢婚的!”格瑞跳下了轿子,冷冷地回答。

 

“格瑞!”金窜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格瑞,虽然盖着盖头,但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新娘子的喜悦之情,她爱着格瑞而非鬼王。

 

“金,你等着,等会儿,我就带你走。”温柔的语气让金感到幸福满满,点了点头,回到轿子里等着。

 

鬼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可以抢婚!只要挑战者可以向新郎挑战,那么新娘子就属于胜利者。

 

“算了,既然她爱的是你,那我也不强求。”看着一幅你一过来我就跟你拼了的样子的格瑞,鬼王叹了口气,慢慢说道。

 

于是乎,这场本是为了鬼王与黑无常的婚礼变成了白无常与黑无常的喜事,总之,这是个好结局,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呢!我要溜了,Bye!!

 

 

 

 


评论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