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玫瑰链的番外(一)

       最近真的很忙,连家都回不了的我终于回来了,然而由于作业······你懂的······

正文:


  

   安斯艾尔 .爱德华:安迷修的前世,属于王室的远亲——爱德华家族,执法家族,处理着王国里大大小小的案子以及在战争来临时为王室冲锋陷阵。是爱德华前任家主的第二个孩子,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文章里开头时,安斯艾尔为十四岁。

      雷尔 . 艾德文:雷狮的前世,属于艾德文王室,是三皇子,有些叛逆,但十分优秀,学习能力很强。被大皇子(实力宠弟)宠着,性格十分恶劣,不喜欢王室与贵族的聚会,甚至是厌恶。文章里开头时,雷尔为十岁。


      那是雷尔第一次见到安斯艾尔,气氛沉重堪比国王逝世的爱德华家族的家主的巨大葬礼上,被白玫瑰与白菊花所包围的刻着精致铭文的棺木前站着几个身穿黑色丧服的大人和唯一的一个面色沉重的黑衣棕发少年,在他们的身后是一大群悼念逝者的人们。

      雷尔是被王兄盖尔亚带来的,王兄告诉雷文那个站在棺木前的黑衣少年叫安斯艾尔 .爱德华,是死去的家主的孩子,也是爱德华家族中最有望成为新任家主的孩子,而在下面的那些人都是爱德华家族的族人。雷文对此并不感兴趣,唯一使他感兴趣的是那个棕发的少年,由于离得太远,他看不清安斯艾尔的脸,他跟王兄说,“我想见见安斯艾尔,近距离的。”王兄答应了。

      台上的神父念着那些枯燥乏味的悼词,台下的雷文则是昏昏欲睡,如果不是王兄,雷文或许就睡过去了。

     终于,仪式结束了,雷文以为可以离开了,但是一个看起来衣着十分尊贵的老者又走上了台。

    老者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用喑哑的声音说:“对于家主的逝世我想大家都感到十分悲痛,但爱德华家族并不能因此而没落,我们需要新的血液来领导我们的家族走上新的高峰,为此,我们在家族中选出了优秀的继承人。现在我正式宣布,爱德华家族的继承人册封仪式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几个身着黑衣的少年少女走上了台,其中也包括了安斯艾尔,黑色的高筒靴在暗色的大理石地板上分发出“咚、咚、咚、咚”的响声。

     接着便又是繁杂的仪式与老者的演讲,一切结束后,仪式到了尾声,几个身穿白色长袍戴着面具的人走到了继承者们的身后,将一个面具佩戴到了他们的脸上。

   “今后,这些面具会陪伴着你们,你们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真容,除了只有你们自己的时候,直到新的家主的出现!你们懂了吗!”

  “是的!大长老!”

     仪式正式结束,爱德华家族的人们有序的从各个出口走出,就像一条条黑色的河流。

     安斯艾尔不见了,雷尔开始有些沮丧,他想去找安斯艾尔但最终只是被大皇子硬拉了回去。



     第二次的见面,是在皇家舞会上,那个带着狐狸面具的蓝色舞裙少女穿着银色的舞会高跟鞋“噔、噔、噔”地穿过跳舞的人群逃出了舞厅,被大皇子告知那是安斯艾尔的雷尔紧随其后。

   在皇家花园的玫瑰园里,蓝裙少女停在了一棵玫瑰树前,一棵开满白玫瑰的玫瑰树。少女看起来很忧郁,在满月的光辉下,清风掀起了蓝色的裙摆和少女棕色的长发,画面便定格在那一刻。即使看不到安斯艾尔的面容,雷尔觉得此时的安斯艾尔很美很美,想看到她的面容,雷尔急切地想看到。于是,雷尔十分破坏氛围地从隐藏的树后走了出来,向安斯艾尔行了一个十分标准的他本人却十分厌恶的宫廷礼仪,对方也给了他一个回礼。某些时候,礼仪也是十分有用的,安斯艾尔并没有对雷尔跟踪自己的行为感到生气,恰恰相反,她表示自己很高兴雷尔的陪伴。那一夜,雷尔与安斯艾尔聊了很久,在远处大钟响起时,安斯艾尔离开了,留下仍然沉浸在月光下的细谈中的雷尔。



     第三次见面时,是在安斯艾尔的家中,焦急的雷尔端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外出执行任务的安斯艾尔回家。

   “欢迎回家。”女仆的声音响起,安斯艾尔回来了。

      雷尔几乎是从位子上弹起来的,一点皇子的的样子都没有地跑向门口,却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女————红色的液体粘附在少女的白发、黑衣、黑色的手套以及白色的狐狸面具上,那个面具上是一个嗤笑的狐狸脸似乎是在嘲笑着雷尔的天真。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雷尔只想逃离这里,胃里的胃液掺杂着食物在翻滚。而看向四周的女仆,她们好像对此早就习以为常,每个人熟练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就像一台台早已被设好程序的机器。

  “雷尔吗?”少女扫了一眼即将呕吐的雷尔,“很抱歉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马琳娜,带他去那吧。我等会就来。”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丝还未收回好的杀气和无奈。

  “好的,小姐。”一个稍稍年长的女仆向已经离去的安斯艾尔鞠了一躬,“跟我来吧,殿下。”

    跟随着女仆,雷尔来到了一座玫瑰园,里面有一个小亭子,精致的茶具摆放在大理石材质的桌子上,茶香四溢。

    不知过了多久,安斯艾尔穿着一件较为简单但绝对做工精美的黑色短衣裤,手上依旧是黑色的手套,面具已经被擦干净。

  “你刚才是怎么回事?”雷尔问。

  “杀了几个恶党。”安斯艾尔简短的回答不带一丝丝感情。

  “你杀人了!”雷尔忽然觉得眼前的少女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爱德华家族的孩子都是这样······”安斯艾尔喝了口茶,继续说:“我们在五岁时就开始受训,先是体能训练,然后是剑术、搏斗、马术······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宫廷礼仪。在十二岁时开始作为助手参加一些初级任务,接着是中级,然后是高级。当然,身为家主的孩子,我在九岁就开始执行任务了。现在的我执行的都是高级任务,难免会杀掉几个人。这是爱德华家族的孩子无法逃离的事情,这是神赋予我们的职责。”安斯艾尔像是轻描淡写地叙说着别人的故事。

       雷尔没有说什么,对于安斯艾尔,他觉得有些陌生了,勉强聊了几句后,不欢而散。回到了自己的宫殿时,雷尔什么也没吃就躺在鹅毛制的大软床上思考着安斯艾尔说的的话,一夜无眠。

      第二天,雷尔收到了来自安斯艾尔的信件,里面的文字表达了安斯艾尔的歉意,以及一个约会。

雷尔赴约了。

   但他并未在大橡树下看到安斯艾尔,等了好久,也不见对方的到来,觉得自己被放鸽子的雷尔十分生气,刚要走,树上就发出一阵笑声,“才等了这么一会,就要走了,我亲爱的殿下?”

    原来对方一直都在,雷尔想抬头看到那个顽皮的少女,却被对方阻止。

“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安斯艾尔的声音从树上传来,“忘掉你和我的身份,此时此刻,我俩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在这颗树旁进行一场朋友之间的对话,好吗?雷尔。我很喜欢与你对话。”

“乐意至极。”雷尔靠树而坐,“聊吧。”

    那一天,雷尔与安斯艾尔聊了很多,很多,很多,直到太阳落山了,他俩才结束了对话并约定在下一个月在同一天在此相会。雷尔先走了,殊不知在他走后穿着便服的安斯艾尔从树上跳了下来,脸上并无面具。

    此后,他们聊过很多次,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炎炎夏日,又或是大雪飞扬,都无法阻止二人于此相会,渐渐地安斯艾尔知道了雷尔的心意,但她依旧还是照常与雷尔谈话,并未因此而改变。

——未完——

        请原谅我的粗制滥造.....((/- -)/,在暑假之前是不会出现了...( _ _)ノ|壁,要好好学习了,我想要得到好的成绩O(≧口≦)O,所以请原谅我的离去(⊙﹏⊙)。

评论 ( 4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