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话剧爱情

  

  两旁的巨大红帘子被挽起并系在刻着不知名的铭文的柱子上,精美的演出台上高雅的戏剧正在进行,牵动台下观众们眼球的是台上的一位棕发碧眼的女骑士,她精致的脸庞带着严肃的神情,熟练地诵出台下早已读烂的台词,拔出锋利的长剑与对手搏击······谢幕,演员一同向台下的观众们致敬,台下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掌声,帘幕渐渐放下。

 

“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 ,安迷修。”科里文导演非常满意地说,看向安迷修的眼光里包含的是赞赏。

 

  对于这个年轻人,一开始他并不看好,第一次见面时,稚嫩的脸庞和天真的神情让他觉得这孩子并不适合这枯燥的话剧,但事实证明他错了,安迷修是个话剧天才,她的表演十分到位。但真正使安迷修变得像今天一样优秀的是三年前的一个雨天,那孩子没有打伞地从大雨中哭着跑回,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掩盖了安迷修的整个脸庞,像只受伤的无助的小野兽。,科里文什么也没问,只是拿了条毛巾擦去那孩子头上的雨水。

  所幸,安迷修现在非常成功,一个真正的话剧演员,每一次的演出,票都会被一抢而空,剧院都会坐得满满的,疯狂的粉丝,排队都能排到几大街的追求者(甚至还有女性追求者)。【可能是因为这孩子演骑士时太过帅气了吧。】科里文想。

  不过,对于这些,安迷修不为所动,她的眼睛过于深邃包含着太多东西,仿佛眼前的一切荣誉与金钱都与她无关。科里文知道一定是三年前的那件安迷修没有说出的事使她变成这样,但他依旧什么也没说。

 

“安姐!有人找你!”莫草跑了进来,一个新手演员,对话剧充满热情的黑发小女孩。

 

“谁?”安迷修已经换回了正常服饰,刚从换衣间里走出,“粉丝吗?”。

 

“不是,反正是个大帅哥!”莫草有些脸红,眼前的安迷修披着头发戴着一副墨镜,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加一件黑色敞链卫衣,下身是一条牛仔裤加一双帆布鞋。【安姐真帅!有这样一个大嫂真是太棒了!】莫草暗暗想。

 

【稚嫩的孩子。】安迷修想。

 

“抱歉,我还有事,莫草。”安迷修转身准备离开,却被拉住了衣角,转头直接对上莫草可怜兮兮的眼神。

 

安迷修投降似的叹了口气,回答:“知道了。”安迷修伸手摸了摸莫草的头发,“走吧,带我去见他。真拿你没办法。”

“嗯!安姐最好了!”莫草点了点头,指着一个方向“这边走。”

 

   莫草带着安迷修避开了狂热的粉丝(过程极其辛苦)来到一个安静的咖啡馆,“到了,就是八号桌的那位先生。”

 

  顺着莫草的手指的方向,安迷修看到了一个背对她们穿着白色卫衣似乎正在喝咖啡看杂志的男人,“我知道了,谢谢。”

 

“我走了。”莫草摆了摆小手,收到安迷修的一枚微笑。

【玩家莫小草PH:—100000】

【加油啊!堂哥!堂妹只能帮你到这了!!!】莫草走出了咖啡店开始狂奔,火速逃离了这个小店。

 

“雷狮!”安迷修刚刚坐下看清了男人的面容,墨镜后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和愤恨,平静的湖泊被打破,“抱歉,我坐错位子了。”安迷修立刻站起,企图火速离开这个是非地,可惜的是对方的动作比她更快。而这一次她直接坐在了雷狮的怀里,被迫的,雷狮的双臂是那样的结实有力,他的怀抱是那样温暖,几乎有那么一瞬间安迷修就要沉浸在雷狮的怀抱,但是,很可惜,安迷修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傻女孩了。

  “放开。”安迷修低下了头,有些咬牙切齿。

 

  “不要。我们可是已经三年没见了,你难道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雷狮的语气就像街头小混混似的。

 

  “我可没什么要对你这个混蛋好说的!”安迷修气得浑身颤抖,雷狮看不见安迷修的脸,感到手上滴了几滴温润的液滴。

“你哭了······”雷狮放开了安迷修,他没想过安迷修会这样,他认为这么做最多只是会被安迷修来个过肩摔让安迷修解一解气,但是安迷修哭了,雷狮有些不知所措。

 

“不见。”安迷修的声音有些冷漠,快速离开了咖啡店,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别墅,跑进了房间锁上门扑到床上,大哭起来。

【为什么要出现?】

 

【我明明就快要把你忘掉了啊!】

 

【谁允许你这个恶党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

 

第二天

  安迷修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向剧组请了假,通过了。

 

  她哭了一夜,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来时眼睛干干的,看向化妆镜里面的那个自己,【像个小丑。】安迷修想。

  

  是的,镜子里的安迷修有一双哭的红肿的蓝眼睛,毫无光彩。昨天画的淡妆因哭泣而化开像只脏兮兮的花猫。乱糟糟的头发像一团鸡窝。

 

 【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安迷修自嘲似的笑了笑,重新走到床边,,重重地倒在小时候一直渴望而现在看起来是那样孤寂的大床上,她的思绪渐渐地回到三年前的那个雨夜————

 

  她接到了雷狮的电话,开心地撑起一把伞不顾大雨跑向他说的地点。

 

  “久等了。”安迷修对雷狮说,脸上是见到恋人的喜悦。

 

  “没事。”雷狮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但安迷修没有多想,被爱情冲昏头的小鸟总是很难察觉一些事情。

 “我们先点两杯咖啡吧。”雷狮说,语气里有些不自然和纠结。

 

 “嗯。”安迷修的脸有点红,顺从地跟着雷狮走到了那个位子上,坐下。

 

  交谈了好久,一直是安迷修在说话,雷狮只是应和着,并未多说什么。

 

  很奇怪,安迷修觉得有些不对了,于是她问:“怎么了?雷狮,有事吗?”

 

 雷狮点了点头,极其艰难的样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分手吧·······”

 

   安迷修端起咖啡杯的手僵在了半空,“什······什么?”安迷修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那个如释负重的人。

 

 “分手吧。”雷狮的声音很小,但却清清楚楚地传进安迷修的耳道。

 

 “我知道了。”安迷修意外的冷静,起身离开,“再见。”留给雷狮一个背影。

 

她没有拿伞而是直接冲进了那瓢泼大雨里,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个咖啡馆,回到了剧院。

 

  安迷修回到了家,想要把一切关于雷狮的东西统统扔掉,但是站在垃圾桶面前犹豫了好久,终是没有扔掉,只是买了个大箱子把东西全部装入,上锁,最后推入阴暗的杂物室。

 

 安迷修用了三年的时间遗忘雷狮,三年间她将一切的精力都投入了剧本的排练,每一个角色都用心去体会他们应有的感觉,用心去演,精湛的演技。

 

 安迷修以为自己已经把雷狮忘了,但她错了。

 

“叮咚~~”门铃声将安迷修拉回了现实,有客人,【不想开门。】安迷修发呆似的望着天花板,假装自己不在家······

 

 然而,那个人十分顽固,门铃不断响起,“嗯啊!!”安迷修自暴自弃地扔掉了摁在耳边的两个枕头,怒气值MAX,【哪个不识相的,在老娘伤心的时候来!】。

 

 安迷修简单地洗了脸梳了梳头发,穿了件蓝色长裙,开门,雷狮???!关门,失败······

 

“你就这么不想见我!”雷狮用力地抵着安迷修正在用尽全力要关上的门,试图进入。

 

“谁想一大早就看见你这个恶党!”安迷修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地推着门,然后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小马玩偶,失去重心,门被推开了。然后就被雷狮抱住了,一束玫瑰花出现在安迷修的眼前,“我们复合吧。”雷狮磁性的声音进入了安迷修的耳朵。

 

   此时安迷修的脑内:一大群小安迷修叫嚣着冲进会议室,围着桌子,开始决策:“接过花。”“太没原则了,否决!”“打晕他!”“太暴力了,否决!”“谈心!”“什么鬼?否决!”一致认同:“打他!”此次过程只发生了两秒。

 

 “开什么玩笑!”安迷修狠狠地一拳打了过去,正中把心!换来了雷狮的惨叫和安迷修的摔倒在地。

 

 “我去——安迷修,三年不见,怎么变得这么暴力了。”雷狮边说,边揉自己可怜的脸,疼的要死。

 

  安迷修也不见得好到哪去,她的臀部摔得疼死了,“我应该先站好了再打的。”她有些懊悔地说。

 

 “什么?!”雷狮现在有些后悔刚才抱住安迷修,他忘记了女人是种可怕的生物。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安迷修坐在沙发上换着电视机的频道,瞥了雷狮一眼。

 

  “秘密。”雷狮毫不在意安迷修现在对自己冷漠的态度,现在只要能看着安迷修他就很满足了——才怪!“对于三年前的事,我很抱歉。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借口!”安迷修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雷狮,“你不是经常说‘我是个海盗,没人能束缚我!’吗?那你说,你有什么隐情!”

 

  “家族里的那些老家伙说如果我不离开你,就让你名声扫地。你可是个话剧演员,不能有那些·······我爱你!”雷狮看向安迷修的眼睛,紫眸里是满满的真诚,握住安迷修的右手,将其放在心脏跳动的位子,“我很后悔那么做,但在这三年里我一直在想你,无时无刻。所以,如果你还对我有感觉的话,请与我在一起。”

 

 安迷修愣了一会儿,手心里传来的温度以及那颗心脏砰砰直跳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思索良久,安迷修调整好心态,说:“我明白,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雷狮。请回吧。”安迷修抽回了手,“我是个话剧演员。”起身走上楼,留下雷狮独自坐在沙发上以及还在播放的电视。

 

 

“喂,是安迷修吗?”电话的那头传来经纪人佩妮焦急的声音。

 

“嗯,我是,怎么了,佩妮?”安迷修有些疑惑,刚刚打发走雷狮,现在佩妮又打电话来,今天怎么这么烦啊!

 

 “你快看电视,娱乐频道!”佩妮是大喊着的。

 

 “哦。”安迷修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据报道昨日话剧演员安迷修与雷王集团的总裁雷狮在一家咖啡店约会,动作十分亲密。今日又有人看到雷狮先生进了安迷修的家。这两人之间是否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什么鬼!讨厌的狗仔队!”安迷修关掉了电视。

 

 “所以说,你到底和那个总裁雷狮有什么关系?”佩妮质询道。

 

 “没关系,以前只是普通同学罢了,哦,加死敌一枚。”安迷修毫不在意地说。

 

 “明天公司会为你开一个澄清发布会,八点钟,别迟到!真是的,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电话那头传来佩妮的抱怨。

 

 “知道了。”安迷修回答,“消消气,佩妮。”

 

 “我干活去啦!”

 

 “拜拜!”安迷修回答。

 

然而,接下来安迷修的电话就遭到了轰击,师傅、师弟、师姐、师兄、师妹等等,都打来电话问候,安迷修只好耐着性子一一回答。

【烦死了!混蛋雷狮!】

 

雷狮的公司

“阿秋!”雷狮打了个喷嚏

 

“大哥,赶快干活,别偷懒。”卡米尔怀里又抱了一堆文件,义正言辞的样子。

 

“休息一会儿,没什么大不了的。”雷狮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别那么死板嘛~~”

 

“昨天你溜出去,到了大晚上醉醺醺地回来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卡米尔的神情有些可怕。


“我那是追求幸福失败·······”

“别找借口!快点工作!”卡米尔表示自己不吃这一套,十分严肃地盯着雷狮。

 雷狮举双手投降,【卡米尔,你不爱我了······】

雷狮,苦逼工作中······

 

澄清发布会

 

“真的,我与雷狮只是普通的老同学,那些绯闻都是假的。”安迷修站在台上一脸我和他没关系的样子。

 

“那么,您又如何解释您被雷总抱在怀里这件事呢?”一个记者问。

 

“哦,那是因为他很喜欢作弄我,所以才那么做。”

牵强的解释,连安迷修都这么觉得。

 

 记者们叽里呱啦的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安迷修也只能微笑着一一回答。

 

终于,发布会结束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要累成狗了,可恶的雷狮!分手就分手!干嘛还要找个拙劣的谎言掩盖自己的错误!说什么复合!

 

——————tbc———————————————————————


沉迷搞事,无法自拔~~~~~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 ( 5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