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玫瑰链(五)

  • 别离

“安迷修,你还没请假吗?”凯丽吃着棒棒糖看向安迷修,眼神里是满满的不满。

安迷修别过了头避开了凯丽质询的目光,回道:“再等等·······”

“哈————?”凯丽一口咬碎了嘴里的糖,极其不耐烦地说:“再等等?你这是第几次?安——迷——修!你知道后果的吧!待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安迷修像是喃喃自语,凯丽看不清她的表情,“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看着这样的安迷修,凯丽恨不得给她来一拳让她清醒过来,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好的,这是最后一次了,下一次我一定要带你回去!”说完,凯丽便消失在了原地,只有一点糖粉飘在空中。

时间:两天后   

地点:皇家狩猎场

  对于皇家狩猎,雷狮是十分地喜欢,从开场到现在雷狮已经猎得很多猎物,跟随他的除了卡米尔还有前几年收的两个小弟——帕罗斯和佩利,以及安迷修和一些普通的随从。

 此时的雷狮正沉浸在狩猎的快乐里,其他人亦是如此,谁也没有注意到安迷修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几乎到了一种病态。

 视线越发的模糊,手里的缰绳越来越难拉住,安迷修看向眼前那个正在远去的模糊的背影,突然地笑了一下,认命地闭上了眼睛,摔下了马背,发出“咚”的巨响。

“安迷修!”

是雷狮的声音。

所有人都勒住了缰绳,下马跑向那个突然落地的骑士,雷狮抱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骑士大声的呼唤着骑士的名字,就好像这样就能让那个人醒来似的,但回答他的只有骑士平静的睡颜和微弱的呼吸。

“把她给我!”一个声音突然冒出,大家纷纷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一个嘴里咬着个棍子的少女,她正一步一步地走近一脸防备的雷狮。

“你是谁?”雷狮的手已经搭上了剑柄,死死地盯着那个陌生的女人。

“你没有资格知道。”

狂妄的回答。

女人吐出了棍子,放了颗糖进嘴里,看向已经虚弱无比的安迷修,内心的愤怒已经无以言表,再次说:“把她给我!”语气里已经夹杂着怒火与威胁。

“没门!”雷狮拔出了剑指向了凯丽,单手抱紧了安迷修。

“愚蠢。”凯丽轻蔑地看向雷狮,冷笑了一下,星月刃出窍,属于金属碰撞的声音随之发出,剑也飞了出去,雷狮被余波震飞,众人赶紧上前扶起他。

“不堪一击。”凯丽抱起了安迷修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雷狮的声音。

“你要带她去哪?”

“与你无关。”凯丽没有回头,她有些不耐烦了,【烦人的虫子】,她想。

“那你是她的亲人吗?”

凯丽沉默了一会儿,“算是吧。”

“她到底怎么了?起码让我知道这个。”雷狮的语气里有些乞求的味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凯丽几乎是吼出这句来的,她转身看向雷狮,眼睛里溢满的是愤怒与泪水。

“我?”雷狮有些不知所措,眼里满是迷茫。

“你放过她好不好!雷狮!”这次换做凯丽乞求了,“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每一世都纠缠着她!”

“我纠缠安迷修?”

“我知道你是她前世的恋人,这玫瑰链就是证明,我查过了·······但是,你也不能每一次都是安迷修的任务对象啊!”凯丽哭了,泪肆意地席卷她精致的脸庞。

“好好做你的王吧,雷狮。”凯丽转身抱着昏迷的安迷修走进了开启的时空空洞,只留迷茫的雷狮摊坐在原地回想着她刚刚的那番话语。

 

地点:时空间

凯丽小心地将安迷修放进电子水晶箱里,小声地说:“睡吧,安迷修。等你醒来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旁边是两个一模一样的水晶棺,躺着的是一个双眼紧闭的金发少女,凯丽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相框,里面是一个正在微笑的戴着柠檬发夹的蓝发少女。凯丽自己躺入了剩下的那个棺材,【好冷。】她想。她盯着相片里的那个少女,又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询问,“安莉洁,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回答她的不过是冰冷的机械运转所发出的声音,但她又好像是得到了相框里的那个人的回答了似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了,睡一觉就好了。谢谢,我也爱你。”

凯丽合上了眼睛,同这冰冷的实验室一起沉睡,灯光也自动关闭,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寂静。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