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玫瑰链(三、四)

三、导师

   安迷修对人很冷淡但又是彬彬有礼,让人无可挑剔。与她打过交道的人都明白,安迷修不太喜欢与别人有太深的接触。雷狮也知道这一点,但他并不懂“知难而退”,而是在成为骑士后死皮赖脸地缠着安迷修————以陪练为借口。然后,雷狮才懂得了他俩之间的差距——本来是兴致冲冲,可是在雷狮的剑第一百零一次被安迷修只用单剑击飞后,雷狮只想仰天大喊“上天不公!”。当然,他也那么做了,然后雷狮就发现安迷修用了一种“妈的智障”的眼神看了他几秒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道了个谦不等雷狮回答,然后转身就走,美名曰“我去教其他新来的骑士,您自己先慢慢练。”

“安迷修?”看着眼前一身白的年轻骑士,雷狮有些疑惑,这个时候那个导师应该正站在这里准备好上课。

“您以后就由我来指导了。”简单地回答,就像安迷修本人一样,绿眸里倒影的是雷狮样子却冷若寒冰。

“‘ 今天会有一个新的导师来教您。’在早上,雷狮的女仆微笑地对他说。”回想起女仆的话,再看着眼前人,雷狮总算明白女仆那神秘的微笑了。

“我的教导让您有什么不满吗?”看着表情飞速变化的雷狮,安迷修有些不满,如果不是师傅的要求,她怎么也不会来教授这个连剑也拿不住的三皇子(其实是安迷修出招太狠,见习骑士一般都招架不住)。

“没有,请开始吧。”雷狮举起了手中的剑,已经准备好了迎战。

练习开始·······

“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雷狮喝了口女仆端来的茶水,问坐在自己旁边正在细细品茶的安迷修。

“不错。”不轻不淡的评价,风淡青云的神情,雷狮感到莫名的不爽,安迷修一身轻松,一点也看不出刚刚做过大量运动的样子,再看看自己,满身臭汗。啧。

“那么,下次再见了,三皇子。”白衣骑士突然站起,离开,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转头微微一笑,说:“您花园里的花很好看,特别是玫瑰。”然后再也不留恋地离开了。

【玫瑰很好看吗?玫瑰·······】雷狮失神地望着安迷修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我和你之间可真远啊·······安迷修·······】

 

 

总之,在安迷修的“悉心教导”下,雷狮的剑术越发的精进。

雷狮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安迷修接招时开始移动了,身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了。

【就要接近你了,总有一天,我会和你肩并肩的,安迷修!】雷狮是这样想的。

然而有一天,安迷修却没有带着剑出现,而是一脸凝重地看着雷狮,抛出一句“我要出征了。”像是一座大山重重地压住了雷狮那颗为安迷修而跳动的名为“爱”的心。安迷修递过来一样东西。雷狮接过了,低头,是一条做工精美的玫瑰项链,抬头,白衣人儿已经消失。

自那以后,一过就是三年,每一天对于雷狮而言都是煎熬,为了排解苦闷,他学会了借酒消愁,要不是卡米尔极力阻止,或许安迷修回来看见的就会是个“真正的皇室成员”。每一天,雷狮都在练剑,为的就是在安迷修面前展现一个更好的自己。

四、归来

安迷修离开的第三年,战争结束了。当雷狮看到安迷修骑着高大的白马率领着军队踏进了国都的城门时,他内心的激动和喜悦是无法言语的。她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却带着极其严肃的神情,目视前方,引得两旁的少女们春心萌动,一阵阵尖叫。“切,烦人的女人们。雷狮不满地嘀咕道,“他只能是我的。”

 

在受封典礼后,庆功宴开始了,可是身为主角的安迷修此时却不知所踪,耳边是那群寻找他的贵族小姐们走动时高跟鞋发出的“哒哒”声。“烦死了,安迷修啊安迷修,一回来就给我引情敌,你可真是好样的·······”看着那群像是打了兴奋剂的贵族小姐们,雷狮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吃着糕点,心情差到了极点,身边的怨气都已经具象化了,以至于想主动邀请雷狮跳舞的其他贵族小姐们都不敢接近。

 

此时的主角————我们的骑士安迷修正站在皇宫的后花园里。

“安迷修,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一个站在暗处的人问道,语气里有些戏谑,看身形应该是个女人。

“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安迷修叹了口气,看向黑影。

“你的心有些动摇了,安迷修。”黑影停顿了一下,看起来是在观察安迷修,“你好像是对那个任务对象动情了·······”

“我没有!”黑影还想说些什么,但安迷修却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别自欺欺人了,安迷修!”女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眼睛里带着坚定和愤怒,“我看的见!你就是喜欢他!别忘了当年学校里的透心课拿满分的可是我“星月魔女”凯丽!这也是我为什么被安排和你还有金一起组队的原因。金也对她的任务对象动情了,差点就结婚了。我当时要是再晚去一步,她或许就只能一辈子做个凡人在那度过一生了!”

“什么!”安迷修再也淡定不住了,“你说的是真的!”

“所以说·······”

“我知道了。”说完,安迷修就转身离开。

“喂!安迷修,本小姐最后再提醒你一句,我们可是号称‘历史的书写者’的一族,但是一旦你与他结婚了,那么你就会被强制剥夺一切特权成为受命运摆布的凡人,所以——你可千万别变成傻子啊!”凯丽对着离去的安迷修喊道。

“知道了。”安迷修没有回头。

“切,装酷。本小姐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沦为爱情的傻子。走吧,老骨头。”

“哦,好的,凯丽小姐。”

凯丽坐上星月刃飞进了开启的时空黑洞里。

 

“原来你在这啊,安迷修。”

“雷狮?”安迷修转头看见那个一身华服的三皇子满脸笑意?地向自己走来,“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看今天晚宴的主角啊~~”雷狮是这样回答的,“你怎么穿着女人的裙子!”雷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极其惊讶地说,脸上带着坏笑。

安迷修给了雷狮一个白眼,极其无奈地说:“师傅叫我穿的,说是女孩子就得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免得以后嫁不出去········”我根本就不会嫁人这种事怎么说的出口啊!安迷修在心里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

“什么!!!你居然是女的!”雷狮感觉自己的三观全毁,这样男子气满满,剑术高超,带领军队打赢战争的安迷修居然是女人!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这证明了他雷狮的性取向也是正常的,同时也能让那些觊觎安迷修的贵族小姐们死心。看着正在发呆的安迷修,雷狮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眼光很棒。棕色的长发乖巧地披在安迷修的背上,精致的脸庞,如樱桃般红润的双唇,挂在胸前的玫瑰项链,露肩露背的深蓝色晚礼服,手腕上的红玫瑰手链还有那双目视前方迷茫的绿眸,今夜的安迷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年轻女性的魅力。

“我带你去晚宴吧,身为主角的你可不能不在。”不等安迷修回答,雷狮拉起安迷修的手走向了大厅。安迷修没有反抗,而是乖巧地跟上了雷狮的步伐。【我真的喜欢你吗?雷狮······】看着雷狮的背影,安迷修在心中自问道,【真温暖啊,你的手·······】

然而,当雷狮带着这样的安迷修出现在晚宴上时,意外发生了————

“哎!安迷修殿下是女人!”贵族小姐A惊讶地说。

“没事,就算您是女人,我依旧爱您!”贵族小姐B喊道。

“跟我结婚吧!”贵族小姐C叫道。

·······

雷狮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妈的,你们一群女的为什么要和老子一个男的抢女人!看着安迷修身边的女人越聚越多,雷狮再也忍不住了,冲进人群一把抓住了正在应付热情爆棚的贵族小姐的安迷修,然后用力一拉,“跟我来。”雷狮说。“嗯。”安迷修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丝对雷狮的依恋和喜悦,他自己并没有发现。跟着雷狮飞速地奔跑,吵闹的人群正在渐渐远去。

 

突然一个急刹,皇宫的后门被打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出现在安迷修的眼前,雷狮一跃而上,向马下的安迷修伸出了手,“来,把手给我。”

安迷修伸出了手,然后被雷狮拉上了马,后背是雷狮坚实的怀抱,安迷修感觉此时的情节就像是童话书里的公主与王子,胸口的心脏加速了跳动,脸上的温度逐渐上升。

“坐稳了。”雷狮提醒道。

策马奔腾,皇宫渐渐远去,来自自然的鸟鸣与虫声渐入耳中。

他们来到了一个安迷修从未见过的地方,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

“喜欢吗?”看着一脸惊讶和开心的安迷修,雷狮问。

“嗯!我非常喜欢!”安迷修回了雷狮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像是丘比特的箭一样击中安迷修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她彻底地沦陷了,理智已经不知道被甩到了哪里。【就任性一下吧,就今晚。】安迷修想着,主动地牵起了雷狮的手,“带我四处看看吧,雷狮。”那是她第一喊出雷狮的名字。

这同样让雷狮感到受宠若惊,点了点头算是回复。

真像热恋中的小情侣,满月的光辉像一条流动的淡黄色丝带将二人包裹起来,夜还长着呢······

PS:我就要期中考了,要抓紧学习了,以后的更新会很慢(可能是一个月一更,或许更长),求谅解ε=ε=ε=┏(゜ロ゜;)┛!

评论 ( 1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