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瑞金】狐缘

 有些occ,文渣(藏了好久的私粮,真心不想拿出来(╥╯^╰╥))




  



正文:


  不知道是怎么了,格瑞捡了一只金毛狐,在一片林子里。

 

两个时辰前————

 

  一大早,格瑞就起床了,洗漱完毕,解决早餐,在经常练习的林子里开始了训练。结束训练,回家时便在林子里发现了这只金毛狐,记得当时这只狐狸舔了舔自己因捕兽夹而受伤的后腿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自己轻叫了几声,仿佛就是在祈求他带它回家一样。鬼使神差的,格瑞打开了捕兽夹放下几文钱抱起这只狐狸回家了。

 

  这狐狸很机灵,会撒娇,给它洗澡时也不会像其他宠物一样闹腾,也很乖巧,即使是陌生人抱它也不会乱动,不会给人添麻烦,只是吃饭时总是要吃肉,还要配上水果。因为毛色是罕见的金色,于是就起名为金。

 

  金很黏他,他到哪金都会跟着,就算是睡觉,金也要和他睡一张床,即使把金放到它的小窝里,第二天,格瑞也能在睁眼时看到床上缩成一团的金毛狐狸。最后就只好允许金跟着自己一起睡在床上。格瑞曾经思考过金为何黏着自己这个问题,最后也只能得出是因为自己救了金所以金才那么黏自己这个结论。或许吧,毕竟,格瑞有时候总觉得金给自己的感觉不是一只狐狸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时间久了,人们渐渐知道了他们大将军的少爷养了只金毛狐,于是乎,格瑞从冷酷只知道练舞的武痴变成了爱护小动物的暖男,不过一点还是没变,就是格瑞是全国少女们心中的梦中情人!就因为这个,本国的皇子格瑞的对手——嘉德罗斯特地来格瑞的府上看了看狐狸,抱胸,一脸高傲而又有些嫌弃地说了一句:“格瑞,你居然喜欢这种东西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语气里有些嘲讽。当时,格瑞没有说话只是弯腰抱起了正在地上吃瓜的金,然后一脚踹飞了在他眼里感觉贱贱的嘉德罗斯,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那件事后,格瑞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是因为喜欢上金了吗?可金是一只狐狸啊!一定是嘉德罗斯当时说话的态度太贱了,所以自己才会那么做的。得出结论后,格瑞点了点头继续练功,殊不知金毛狐狸正在窗边的围墙上满眼意味深长地注视着自己。

——那年格瑞16岁。

 

 

  在那个时代,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格瑞身为将军的儿子是一定要上战场的,同时金是一定会跟着格瑞的。作为一个公认的天才,格瑞在每一次的战争中显示了自己的智慧,一次次的胜利极大地振奋了军心。

 

  不过,一次战争中,格瑞失误了,他带领着去偷袭敌方的小队被包围了,最后格瑞伤痕累累被敌人逼到了悬崖,看了看身后深不见底的深渊,再看了看面前的敌人,格瑞笑了笑,闭上眼向后躺,这次不能如约回去了,金,他想着,带着一丝丝不舍,狐狸在他骑马离去时站在军营门口不愿离去的样子浮现在脑海。就在格瑞坠下悬崖后,敌人就回去了。一道金色的身影从悬崖旁的灌木窜了出去,也跳下了悬崖。

 

   在失去意识前,格瑞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还听到“哎,还真是不让我省心啊。”语气中却带着一些温柔,接着是一个温暖的怀抱,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他已身在军营,他明明是跳崖了啊!怎么会在军营呢?问了一下床边的士兵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得到的回答是金带着他们在树林里找到了满身是血的他。疑惑爬上了格瑞的心头,他开始怀疑金并不是普通的狐狸,他与金的相遇是那么的合情合理,但又是那么的矛盾。为什么,不是早上遇到金,又或是狐狸喜欢出没的傍晚,偏偏是烈日当空的正午。

为什么使金受伤的是捕兽夹?猎人的陷阱,狐狸是不会上当的。可能是金傻吧?但金后来的表现却显示着金很聪明。

 

  那天,金一直都没出现,就好像在躲着他一样。许是他想多了吧,晚上,金欢快地跑进了他的帐篷窜上了他的床,表示想念的蹭了蹭他。格瑞抱起金,在金的耳旁小声地问:“金,那天在悬崖那救了我的是不是你啊?”狐狸没多大反应,只是缩了缩身子窝在格瑞的怀里睡了。格瑞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愚蠢地认为是一只狐狸救了自己呢。吹灭床边的蜡烛,他躺下来盖上被子睡了。

——那年格瑞17岁。

 

  一年以后,战争结束了。他恢复了平静的生活,依然是吃饭睡觉练功,不同的是有了一只金毛狐狸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的金发女人一脚踢倒他的府门,无视了格瑞,直径走到金的面前,微笑着说出“金,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快跟我回家!”时,格瑞发现金并不是普通的狐狸,是的,金并不是普通的狐狸。金在他的面前从一只金毛狐狸变成了一个跟他一样大的少女,脸上的容貌就算是本国人称天下第一美的长公主也能轻易比下去,发色是和那个女人一样耀眼的金色。他就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地抬头看向金发女人说:“对不起,姐姐。我会跟你回去的,不过在那之前,我想跟格瑞告别。”

 

 女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格瑞看着向自己面前的金,想要挽留,可是那句“请你留下来。”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拽拽地说了一句:“再见。”对方似乎没有想到他只说了这一句,愣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再见。”蓝眸里满是不舍,似乎还在期待着他能够挽留她。

 

  后来,格瑞发现府中的下人们忙起来了,不知道在干什么。格瑞逮住一个下人问是怎么回事。下人行了个礼,一脸高兴地说:“少爷,您要娶妻了。是娃娃亲,听说对方很漂亮,是个大美人,本来两年前就该结婚的,只不过新娘子逃婚,最近被抓了回去,这才开始了布置······”在听到“娶妻”两个字后,格瑞的脑子就炸了,接下了的话也听不进了。他很懂事,所以并没有跑到父母面前问个究竟,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独自沉思,直到结婚那天才肯出来。

 

  结婚那天,将军府里张灯结彩,热闹得很,亲戚们是一个接一个地向他说着“恭喜,恭喜。”

人来人往,议论纷纷。忽然,外面传来炮竹声,新娘子到了。该他上场了,机械化地做完了所有的流程。他喝了很多酒,踉踉跄跄地回到了新房,关上门,掀开了新娘子的红盖头。红盖头下的脸让他愣住了,酒气带来的微醉感顿时烟消云散,虽然只见过一次,但却铭记在心底,不同于那次的清纯,许是因为脸上画了喜妆的缘故,再加上喜烛燃烧时所发出的淡黄色的烛光,往日记忆中美丽清纯的脸庞加上了一分妖媚,金色的眼眸里跳跃着金色的烛火也映出了格瑞自己。“金?”格瑞尝试性的唤了一下。新娘子微微一笑,轻轻地点头回答:“格瑞,我回来了。”听到回答后,格瑞一把抱住了金,很用力好像是怕金再次离开。“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金?”金温柔地笑了笑,抱住格瑞,轻声回道:“好的,格瑞。”

良久,格瑞放开了金,端详了好久,说:“你今天真美。比第一次见你时要好看多了。”

 “喂!格瑞,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还是只狐狸呢!”金有些不满地说,头上霞冠上的坠饰因为人儿生气的轻颤而摇摆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说了,我们是不是该干正事了呢,金?”格瑞慢慢地说,露出了一种迷之微笑。

 “额·······再聊一会吧!格瑞,我们好久都没见了。”金干笑了几声,眼神飘乎不定,手里冒出了一丝丝因紧张而冒出的冷汗。

 “那种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来做。要知道啊,金,春宵一刻值千金呢。”说着,格瑞微笑着拆掉了金头上的饰品,慢慢地压上了金。

“不要啊!!!!!!!!!!”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呢(笑)!


评论 ( 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