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孤独一人(二)

“你就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吗!”银发少年对着眼前的金发少女质问道,周围都是发出血腥味的尸体。

 

扔掉手中的尸体带出一条由血液为材料的红丝带,少女甩了甩手,几滴豆大的血飞溅在空中划出一条暗红的弧线。“乔奢费,我问你,野兽需要感情吗?一只天生为杀戮而生的野兽需要感情吗?”

 

 乔奢费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金一时语塞,是啊,毕竟,金本来就是为杀戮而生的啊。她根本就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未来······

 

 “走吧,任务完成了。”

 

“是,金大人。”

 

 

 

“这场战争,我们又赢了呢!”宫殿的角落一个小宫女对另一个宫女窃窃私语。

 

“是啊,多亏了金大人呢!”

 

“真不愧是号称‘人形兵器’的————”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后脑袋被硬生生转了个180度,看到远处的人影她倒吸了口冷气。

 

 “啊!金大人,您回来了!”那个宫女赶忙和旁边帮自己意识到危险的宫女一起对着向自己这边走来的金鞠了一躬恭恭敬敬地说,而身体却忍不住的打颤。

 

  “起来吧,我想去沐浴,你们帮我准备一下。”金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淡淡地说,但两位宫女可就不同了,她们可从来都没闻过这么浓的血腥味,再加上金常年执行这样的任务而自带杀气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过了好一会儿,两位宫女还是一动不动,“你们,怎么还站在这?”虽然金本人并未多想,但这句话在宫女二人耳中可就意味深长了,这是要死的节奏啊!其中一位装着胆子回答:“回······回······回大人,我·······我们不·······不知道·······为·······为何动不了了。”

 

  “哦,知道了,那我先回房间,二十分钟后再去沐浴吧。你们应该来的赢,对吗?”不等二人回答,金便自顾自向房间走去渐行渐远,二人终于如卸重负般瘫坐在地,却惊恐地发现金走过的路都是血红色的脚印!想到金方才说的话,二人打了个冷战,然后不顾形象地从地上爬起还未站稳就连滚带爬地冲向金的专用浴厅,其样子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看到的人都知道这俩货肯定是遇上金了,被野兽的接近过的人那个不是这样的呢?

 

 

  若大的房间里白雾缭绕,一个金色倩影若隐若现,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美丽,但实质上此处却只有她一人。突然,外面一阵躁动,然后又归入平静。金色的倩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奇怪?金去哪里了?”一个小孩子出现在了浴池旁,四处张望。

 

 “哇!谁!谁敢如此无礼!”面对眼前一黑,孩子第一反应便是大声斥责。

 

  “除了金发野兽,谁敢这么做呢?”

 

 “金!”小孩一脸惊喜一把扑向了眼前的金发少女,在金的怀里蹭了蹭。

 

“言,你身为皇室成员,这个样子给别人看到了可怎么办?”看着正在自己怀中撒娇的男孩,金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扶额表示无奈。

 

 “我只对金一个人这样的,整天摆个架子很累的说。”言奶声奶气地回答金,手仍然死死抱着金。“金,今天晚上国都会举行盛大的庆典,你陪我去好不好?”

 

  “你又要溜出去?”

 

  “对啊,有金在,出去还不简单!金——你会帮我的,对吧!”

 

看着眼前满脸期待的黑发男孩,金沉思了好久,终于,点了点头表示应允。

 

 “耶!我就知道金最好了!”

 

看着面前欢呼雀跃的男孩,金无奈地笑了笑,明明是皇室却喜欢其他皇室极其鄙夷的民间生活和事物,多么的与众不同。

 

 

 

 

 

 

 

“呃咳、咳、咳······”血染红了洁白的被子,与躺在床上的孩子苍白如雪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着眼前虚弱无比的孩子,坐在大床边的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曾经活力四射调皮捣蛋样样能行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一天天虚弱下去的言,对此毫无办法的她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只能握紧藏在长袖里的拳头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

“金。”声音是那么的微弱但却又那么的清晰,一只小手颤巍巍的从被子里伸出。

 

“我在!”握住孩子向自己伸来的小手,金快速应道。

 

“我知道,我快不行了。我希望······”

 

“你说什么傻话呢!别放弃!一定······一定有办法能治好你的!”金愤怒地打断言的话,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决堤。

 

“嗯——”孩子艰难地摇了摇头,用力扯出一个笑容,用微弱的声音说:“别自欺欺人了,金。我知道,这是绝症,一旦得上便再无活下去可言。你知道的吧。”

 

“可是,可是·······”抽泣声断断续续的从金的嘴里传出,“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阳光啊!如果没有你,我还有什么理由为这个国家战斗下去!我还有什么理由活下去呢!”

 

“想救他吗?”一个声音传入金的耳朵。

 

“谁!”金警惕的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身影,摇了摇头再看向言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言的寝宫,危机感急速上升。

 

 “别那么充满敌意嘛!”一个黑影出现在金的视线,优哉游哉地说:“我说,我可以救他,不过需要你付出一定的代价来换,你信吗?”

 

 “你能救他!”金的眼睛闪过一道光随即就消失了,耷拉个脑袋说:“骗人的吧,我把所有的医书都看了都找不到救言的方法。”

 

黑影完全不在意金的无礼表现,自顾自的说:“这种病叫做夜草,患者一开始不会有什么异常的变化,但不就后便会感到四肢无力头脑昏涨,渐渐地只能躺在床上,再后来食不下咽······”

 

“我愿意!”金打断了黑影的话,看着眼前的黑影金知道言有救了。

 

“哦?你连我的条件都不知道,就答应了。不怕我把你卖了?”

 

“你不那种人,我看得出来。你要是要卖人,也不会找我,毕竟我是一只人人惧怕的野兽,没人会要的。为了言,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万死不辞!”

 

“呵,有趣。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你只要做你一直以来做的事就好了。”

 

“一直以来做的事?”

 

“对,我所管理的世界需要一个战斗力强悍,经验老成的执法者来帮我除掉那些有可能反抗我的强大渣渣。”

 

“你管理的世界!你到底是谁?”

 

“我是凹凸世界的神,好不容易瞒着这个世界的神悄悄潜入找到符合我的标准的你的。”

 

“知道了,反正这种事我做多了去了。不做的话,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来吧,签订契约吧!”

 

两张泛着微黄的羊皮卷出现在金的眼前,仔细阅读后,金惊讶地发现这两张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刚想开口问个究竟,黑影却如知道她的想法一般先开了口,“别惊讶,我知道你的身体里有另一个你,叫做镜,对吧?”看着一脸震惊的金,黑影不慌不忙地继续说:“由于你有另一种人格,额不,应该说是另一个活下来却没被及时取出在你发现她时已经奄奄一息最后你的怜悯之心驱使你不得不瞒着上头用还未成熟的科技将她的意识输入到自己的身体里的实验成功品。所以以防你身体里的那个她不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用我给你的力量在我的世界肆意杀戮,我准备了两张契约。”

 

金什么也没说,咬破右手食指用自己的血在两张契约上签下名字,接着便是“契约成立”四个字的出现。

记忆到此为止。

 

【哎,当初,我拼命地想阻止你签下那个契约,结果还是这样。】镜一脸的不满,看向已经醒来的金,怨气十足地说。

“不管来几次,我都会签下那两张契约的。”金看向镜红色的兽眼,四目相对,镜看到了金眼中的坚定和冷漠。

【你,还是没变啊,金。每一次,都是这样。】镜默默地想着。

 

【所以,你甘心忍受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孤独、杀戮,对吗!】

 

看着怒气冲天的镜,金没有多大的反应,自顾自地起身向出口走去,轻声呢喃“我不知道。但,除了这样,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杀戮吗?”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