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傀儡娃娃(十三)

“啊!!!!!我受够了,卡卡西老师,为什么每次都是D级任务,无聊死了!”鸣人一反往常的冷静抓狂地喊道。


“鸣人安静点。你们还是下忍,只能执行C级 D级任务,最近只有D级任务,所以只有D级任务可以做啊。”卡卡西坐在一旁的树上看着小说懒洋洋地说道。


“话说,鸣人,你怎么和平常不一样啊?冷静呢?”小樱一边拔草一边问。


“啊?你说这个啊,我不是鸣人,是鸣人的影分身,分身的性格和本体不一样,我的性格是不喜欢麻烦的事情。”鸣人解释道。


“唉!!!!那鸣人去哪了?”小樱一脸惊讶地问。


“不知道啦!本体只是叫我跟你们一起做任务,我并不知道本体去哪了。不过,我可以感应到本体的位置哦。”
“那等会儿帮我找鸣人。”


“小樱找本体有事吗?”


“那个家伙居然用忍术偷懒,我一定要教训他!”此为小樱的内心想法,真实答句为“嘛,我有事找他啦。”


做完任务后


“嗯·······”鸣人睁开了眼,转头对小樱、佐助、卡卡西抱歉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本体不在感知服务区,无法确定位置。”


“什么?”此为小樱和佐助的问句。


“冒昧问一句,你的感知范围是多大呢?”卡卡西问了一句。


“怎么说呢,大概是以木叶村的半径的范围加上两公里这么大。”鸣人挠了挠头,不在意地回答。


“这么大,那么说,鸣人出村子了。”


“大概是在执行任务吧。”鸣人小声地说。


“你说什么?”小樱忽然凑近鸣人问。


“没什么。”鸣人的回答很干脆。


“真的?”


“嗯,真的,比金子还真。”鸣人回答时还猛地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那个,我要回家给面麻做饭了,再见!”说完,鸣人挥了挥手,就快速地跑了。


“跑的真快,一定有猫腻。”此为小樱、佐助和卡卡西三人内心的想法。



“鸣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怎么说呢,我向三代爷爷提交了机密任务的申请书,三代爷爷已经同意了,现在我还需要一个人帮助我。我觉得止水哥哥是个不错的人选。所以我想问问止水哥哥是否愿意参加这个任务。并且这是机密任务,需要你保密。”


“只要是为了村子的利益着想的任务,我都愿意参加,我也会守口如瓶的。说吧,鸣人。”止水回答的很干脆。


“是这样的,晓这个组织你知道的吧。”


“嗯,是个佣兵组织,最近他们似乎是在收集尾兽,是个很危险的组织。”


“我是九尾的人柱力,按理说,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所以,为了村子的安全,我决定假意自愿加入晓,同时为村子探取情报,而你,宇智波止水则要成为情报的接收员。为了这次任务······”


“不行!太危险了!你不能做这个任务。”鸣人话还未说完就被止水打断了,看着一脸严肃的止水,鸣人笑了笑,拍了拍止水的肩膀,说:“止水,这种危险的任务我做过很多了,你用不着这样。再说这是我的决定,没人能改的了的。我给你讲个关于我的故事,听完,我相信你就会同意了。提醒一下,这是个不可思议的故事,你是第一个听众哦。”


“故事?”


“其实如果不出意外,今年我已经是四十一岁了。很惊讶对吗?止水。我的故事现在开讲,在我一岁的时候,我还是在木叶。由于是人柱力所以没有会关心我,我就是到处瞎逛。有一天我在玩耍的时候掉入了河里,然后就到了收养我的家庭那。听养母说,她是在洗衣服的时候看见在河里漂浮的我,把我捞上来时,我还有一口气,他们就救活了我并收养了我。那一天,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千手栏间。取这么个名字是因为我的养父一家属于千手一族的分家,分家的任务就是保护宗族,养父又是千手族长的贴身护卫。‘栏间’有围栏的意思,是老式房子的组成部分,保护着走在围栏的人们。我的养父希望我能快点成长,为家族的荣耀而战斗。不过取这个名字也是因为我看起来像男孩子,而且我还小,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过后来帮我洗澡的时候,我的养父母才发现我是个女孩子。女孩有什么用,最多只能成为医疗忍者。这是当时的人们的普遍看法。不过,我在那个战国时代时的表现确实没有辜负我的名字。我到那时初代火影已经两岁了,我家和他家挨得挺近,三岁时我由于在训练中表现优异而成了初代的陪练,同时还要时不时地治疗初代,男孩子很调皮嘛,受伤也很正常。那个时候,虽然训练很艰苦,但空余的时间的玩耍却让我过了一次真正的童年。后来,我上了战场后方治疗伤员,时不时就会有敌袭。大概是八岁时吧,我的姐姐因为敌袭而死了,这引发了我第一次的九尾查克拉爆发,那一次我尾狐状态是一条尾巴,所以我还是能保持清醒的,凭着九尾的力量我杀光了所有的敌人,然后昏倒了。醒来时,母亲告诉我,长老们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我被例入参加主战场的培训名单。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不知所措,我根本控制不了那股强大的力量。但我不得不参加训练,说实话我的天赋并不是怎么样,毕竟我本来是主修医学的,很差,又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所以总是被男孩子们嘲笑。但我不服输,我加倍努力地学习,练习。别人在玩的时候,我在训练,那段时间里,除了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里我都是在练习。很快,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在训练课上,我把最厉害的男生打到了。那些曾经嘲笑过我的男孩们表示不服,最后都被我打趴下了。”说道这里,鸣人不自觉地“咯咯咯”笑了起来,这倒是把止水吓了一跳。“抱歉止水,想起那些混蛋被我打倒在地的样子,我有点忍不住想笑了。”鸣人说完又接着腹捧大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鸣人才恢复了平静,但却不自觉地咳嗽起来。


“先喝点水吧。”止水递来了一杯水关心地说。鸣人也接受了止水的水,笑着说了声:“谢谢”,喝了几口,然后接着说:“很快,由于努力的训练,我被调到了战场。在战场上,我一开始有不习惯,死人是常有的,血腥味也是常有的附赠品,但后来就习惯了。止水知道的吧,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是宿敌,只要交战两国中有一国雇佣了千手或宇智波另一方一定会雇佣宇智波或千手。双方之间的仇恨也就越打越深了,当时两族的族人们都互相憎恨着对方,在战场上的厮杀都很拼命。每一次战争的结束都会有人牺牲,我的姐姐,哥哥,弟弟都成了战争的牺牲品,就连父亲也因为战争而去世了了,当时的我只能和母亲还有年幼的弟弟含着累水亲手把他们埋葬,并更努力地练习,在下一次的战争中杀死更多的敌人为他们报仇。”说道这里,鸣人的眼眶里已经溢满了泪水,抽泣声渐渐转为了哭泣,但最让止水惊讶的是鸣人身边溢出的红色查克拉,这股查克拉让止水感到恐惧和压抑。止水的直觉告诉止水必须阻止鸣人继续这样,这样应该安慰一下就可以了。于是止水一把抱住鸣人,摸了摸鸣人的头,轻声安慰道:“没关系,这些都过去了,鸣人,不哭哦。”


这样的安慰起了作用,渐渐的,鸣人停止了哭泣,抹掉眼泪后,笑了笑,说:“是啊,都过去了。谢谢你,止水。”


“不用谢,鸣人的故事很精彩呢!接着讲吧。”说着,止水又微笑着摸了摸鸣人的头,柔软的头发让止水瞬间感到了毛茸茸的治愈。


“好的,不过,你可以先把手放下来吗?”鸣人虽然不哭了,但对止水那只摸着自己头的手感到很不满,怨念不止,止水觉得自己似乎能看到那些怨念实体化了,于是赶紧收回了手,抱歉地笑了笑,说:“继续吧。”


“那我就接着讲了。后来,我为了保护族人开始研究各种忍术,我的查克拉属性为风、火、水,所以在我精通这三种属性的已知忍术后,开始研究开发新的忍术。最后千手一族的新族长——千手柱间与宇智波的新族长——宇智波斑和解了,两族结盟了,创造了木叶村。而我因为战绩累累而成了火影的贴身护卫,同时帮助火影工作。不过初代大人超爱赌博,每次都能见到扉间大人拽着柱间大人从赌场出来。柱间大人爱赌博但赌运不怎么好。我的赌运挺好的,所以每次柱间大人输钱后,我就得去赌场把柱间大人输掉的钱赢回来,顺带再赢一些钱补贴一下经费。好啦,言归正传,为了我的机密任务,我要教止水你一种忍术,方便情报的交换。”说到这里,鸣人停止了讲话开始在忍具包里找起了东西。


不一会儿,鸣人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卷轴和一只提着灯笼的白猫,然后接着讲:“止水,我要教你的忍术名字叫做‘舞台剧’,是我三岁到七岁执行任务时一直使用的忍术,你知道的吧,三岁到七岁孩子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执行暗部的任务,而我是用舞台剧来执行任务的。‘舞台剧’顾名思义,操作者使用人偶来进行表演。所以使用方法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我就不多说了。当然,‘舞台剧’需要制作人偶才能学习,制作和使用的方法都在这个卷轴里了,我相信自学应该是没问题的。”


“嗯,这个对我来说是没问题的。那那个小白猫呢?”止水接过鸣人递来的卷轴,然后好奇地问道。


“白猫是‘指引者’,我加入晓后会行踪不定,这时需要一位指引者引导止水找到我。这只提灯小猫原本是用来指引我去找到那些还活着的不知所踪的千手族人,当然也是千手一族的孩子迷路时的指引者。这只白猫是用我的查克拉来维持运作的,在我有情报要给你时,白猫拎着的灯笼会亮起了,白猫也会喵喵叫,你只要‘喵喵喵’地叫三声,白猫就会收起灯笼带你找到我。放心吧,白猫只会对你的声音做出反应,别人的声音是没用的。”说完,鸣人就把白猫递给了止水。


“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加入晓呢?”止水收好了卷轴和白猫,微笑着问。


“大概是中忍考试后吧。我还想在村子里再待会。再见,止水哥哥。”说完,鸣人就站了起来,用瞬身术离开了。


“嘛,都四十一岁了,还装什么嫩。不过,鸣人,真是辛苦你了。我会好好执行任务的,放心吧。”止水笑着说着,然后也消失了,只留下一地飞舞的树叶。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