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梦岛】送你一束紫罗兰

·有毒,或许会很雷,带点ooc

·cp为雷安

·一个很迷的故事

·只写了一半系列(真的没时间写啦!寒假要补课!)



《《《《《   做梦,

       我想每个人都会,

但或许并不是每一个梦都会被记录······

    又或许一个人从未忘记过每一个做过的梦······

梦,美好的词汇,虚幻的景象,

在现实或虚幻中苦苦挣扎的你是否也曾沉醉于梦中无法自拔呢?


      这里是流浪猫的故事会。

今晚,我将为你讲一个故事,

        一个关于梦的故事,

一只流浪猫的梦。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要想听故事,

     就得先交出你的小鱼干!


 ·····················

那么,故事开始!


·······················

     有这么个传说,说是在大海的尽头有一座梦幻的岛屿,叫做梦岛。

   呵!

     对不起,我笑了,我们继续(毕竟你给了小鱼干)。

  名字起的很随便,有的人是这么说的,但也有人说这个名字非常符合那座被迷雾包围的岛屿。

   传说,到达那座岛屿的人将获得永生和一个愿望,但没人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那座岛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传说中才会有的生物,无论是《海的女儿》中的小美人鱼,还是只需一眼就能将人变成石头的蛇女美杜莎。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座岛上没有的。

 

   美丽与危险并存的梦幻岛屿,曾促使着许多人都疯狂地驶向大海寻找着它的踪迹,但他们不是葬身大海就是带着满身的伤回到故乡。


    梦岛就像一位戴着面纱的绝代佳人,朦胧的笑靥吸引着一个个追求者来到她的身边  ,然后却又将他们狠狠地甩到一旁。


   疲倦的人们最终放下了那个狂热的幻想,开始老老实实地待在陆地上过着本该属于他们的生活······

 

  ········································


  “国王大人!不好了!”

  一个神色慌张的女仆跌跌撞撞地跑进国王的办公厅,跪倒在地。

   “什么不好了?”国王从位子上弹了起来,赶忙问道,心里隐隐作痛的地方使他惶惶不安。

   “三皇子殿下他跑了!”

  女仆刚说完,国王便像失了魂般倒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面色惨白,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三皇子,名雷狮,天资聪慧,老国王本来十分看好自己的这个儿子,准备将王位传于他,可是谁又能想到那不羁的雷狮不想做万众瞩目的国王反而天天嚷嚷着要做个海盗。为了这个孩子,老国王是操碎了心,终于熬到了加冕典礼,本以为雷狮会安安分分地做好一个称职的国王。可谁又能想到这个叛逆的皇子却又在加冕典礼的当天逃跑!


  “要派兵去追吗?”一旁的将军问道。

   “不用了~~”老国王否决了将军的提议,抬头看向对面已逝多年的皇后的画像,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补充前一句一样,“你们是抓不住他的。”


  




   此时的雷狮已经站在他的海盗船的船头通过望远镜眺望着远方的大海,他一直憧憬着的地方,那无拘无束的天堂!

  “大哥,这样做真的好吗?”一旁的卡米尔有些担忧的问道,国王的军队或许很快就会追上来,毕竟雷王国可是海上实力十分强大的国家。

   “没事的,我了解老头子,他肯定不会派兵来的。”雷狮自信地说道。


  卡米尔还想说些什么,但他闭上了嘴,离开了眺望远方的雷狮。


  雷狮从不稀罕那些别人憧憬的权利、地位、金钱,他从小就生活在华丽的皇宫之中,被人伺候着,被人看管着。无论他走到哪里,只要穿着那一身象征着皇室的华服,就一定会有人上前对他点头弯腰卖弄着那些恶心的媚态和殷勤。

   所有人都羡慕着他,所有人都尽力讨好他,所有人都看好他······

     为什么?

  就因为他雷狮是个皇子!

     是国王的儿子!

  那种丑恶的嘴脸让雷狮心生厌恶,那外表金碧辉煌里面却不知埋了多少人的皇宫让雷狮感到不安。

  只有大海,只有在这里,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雷狮才能找到那心中的安宁。


    突然,一个小黑点出现在雷狮的望远镜里,那或许是一座岛屿,却好像在缓缓地移动。

 “满舵,扬帆,全速前进!”

    雷狮转头对着身后的水手们大喊道,然后又拿起望远镜观察着那座似乎是活的岛屿。

    船离那座岛屿越来越近,望远镜里的黑点越来越大直到放下望远镜也能看清岛屿的轮廓。

   大约在离海岛五六十米远的地方,雷狮示意水手们停船,现在这座岛屿就这样坐落在面前。

  这座岛十分奇怪,整座岛屿是漆黑一片,形状像个正放在桌面上的馒头没有可以登录的海岸,表面像是爬行动物皮肤的鳞片一般,光秃秃的,没有一株植被,像极了一座死亡岛,连海鸟都不敢靠近,有些误打误撞飞到海岛旁边的飞鸟都会厉声尖叫着拍打着翅膀像是逃离死神般飞离这座岛屿。


    一切都太不寻常了,雷狮下令让水手们调转方向离开却没有得到回应,转头一看才发现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

     

    就在雷狮在船上到处寻找船员时,海水却不安分地摇动着船,雷狮几乎就要站不住脚跟。

   雷狮摇摇晃晃地走出船舱却看到了他这辈子不会想到也不会相信但确确实实发生的情节————海岛变成了一条龙。巨大的龙头从海水中钻出,宽大的龙翼慢慢展开,带着咸味的海水从龙的身上倾泻而下激起一阵又一阵的巨浪摇晃着雷狮的船。原来那个海岛只是龙的背部,那个本该只在童话里出现的生物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金色的龙眼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被震惊到了的雷狮,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然后,雷狮的船被击沉了······



·································

  “凯莉姐!”一个头顶着一篮子新鲜水果的孩子从树林里钻出,十分兴奋地朝那个坐在大石头上对着湖面发呆的黑发女人挥舞着她短小的手臂,然后跑到女人的身边。

  名为“凯莉”的女人回应了孩子的呼唤,拿了一个孩子头上篮子里的红苹果咬了一口,汁水流了出来滴在了女人的裙角上。

   “真甜。”

 凯莉赞叹道,对于裙子被弄脏,她毫不在意。

    “那可不!我松鼠莉莉找的果子绝对甜!”孩子十分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又尖又长的松鼠耳朵立在头上,蓬松的大尾巴摇的很欢。

   “话说,昨天晚上镜湖又投射影像了。”小松鼠看着平静的湖面说,“估计又有人被冲上岸了吧。”

     “嗯,我看到了。”凯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看向平静的湖面,嘴角勾起一个微笑,说:“看来岛上又要热闹起来了。”

  

   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的是她的期待与不安·······


  “安迷修呢?”

   凯莉忽然想起那个抱着个锤子到处晃的傻骑士,拿起脚边的一颗石子,用力一抛,湖面被激起一阵阵波纹。


  “他呀,估计又跑到海滩上等着那个永远等不到的人了吧。”小松鼠毫不在意地回答道,她拾起果篮蹦蹦跳跳地向深林里走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真是没办法,凯莉在心里抱怨道,明明就根本等不到啊!为什么还那么执着!

   

   凯莉起身准备回家拿点吃的,然后再去找那个骑士道安迷修。

   

   回到家,凯莉却发现安迷修就那样抱着他的白锤子待在院子里安安静静地煎着药·······

    等等!

   煎药?!

  她凯莉还没生病呢!

  就在凯莉气势汹汹地走进院子时,她才发现安迷修身边躺着个人,长得还不错就是身上沙子泥土多了点,这个人还挺眼熟的·······


  “哦,凯莉,你回来了。”安迷修抬头看向弯腰看向自己的凯莉,十分冷淡地说。

 

 “这是哪来的?”凯莉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黑发男子。

  

     “海边捡来的。”安迷修摇着小扇子,拿起一边的木柴扔进火堆里,漫不经心地回答。

“捡来的?!”凯莉忽然感到不安,无数个想法从脑子里闪过。

     她就觉得躺在地上的男人十分眼熟,现在好了,准没错,就是昨天晚上镜湖显示的图像中的那个不当国王爱当海盗的任性三皇子!

 

    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皇子雷狮,凯莉忽然对这个恶劣的家伙心生怜悯,看着这幅邋遢样,一定是被拖过来的吧。毕竟,死板的骑士道可不会对男人使用公主抱。出于好心,天知道这个魔女脑子里是否装着这个词!

      凯莉开了口,“安迷修,等你把药煎好,人都快进地府了。”

   “那你说怎么办?”

   “你对他用人工呼吸。”凯莉十分淡定地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虽然事实就是这样,但在安迷修的注视下凯莉还是有点心虚。

    她转身进了屋子,为了躲避安迷修质询的目光。

   “········”

    安迷修沉默了。

   “为什么不是你?”安迷修发出疑问,虽然他的脸上依然没有太多表情。

  “因为是你捡回来的。”凯莉找了把椅子并搬出小屋子放在地上,坐上去,“对了,他醒了的话,就送到梦婆婆那去。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幸运能有机会离开这破地方!”

      “哦。”

  安迷修盯着躺在地下的那个长得还不错的人,陷入了思考,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安迷修对着雷狮的嘴亲了上去。


········································

   


  “我不是说等他醒了再送到婆婆那里去的吗?”

   

  “哦,可是他已经恢复呼吸了。”安迷修弱弱地回应着暴跳如雷头发都炸了的凯莉,他此时的样子真的是十分可爱,是呆萌中透露着可爱,可爱中透露着一股傻气。

   凯莉感觉自己要气炸了,这个榆木脑袋,整天抱着个白色大锤子,睡觉也要抱着,拉都拉不开,天没亮就跑到海边去傻傻地等着那个嘴里念叨来念叨去的“雷狮”。话说当初她为什么要把这个傻骑士从海边捡回来?

  嗯······

 虽然安迷修会做饭洗衣洗碗拖地照顾孩子,但是她凯莉才是一家之主!

  

  结束头脑风暴后,凯莉发现安迷修不见了。

   哦,神啊,你为什么要让一个傻子上岛?

   为什么要让我捡到他?

    凯莉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安迷修,迈着轻快的步子,她走向了大海的方向。

  


  ······························

  果不其然,安迷修坐在那里,抱着他的大锤子,呆呆地望着大海,带着大海咸味的海风拂过他的面庞,带起那披在肩上柔顺的长发。

   “这样做有意义吗?”凯莉走到安迷修的身边坐了下来,不管被海水浸湿的白沙是否会弄脏她的裙子。

     “他说过,他会回来的,他的锤子还在我这。”安迷修迷恋的望着大海像是注视着恋人一般的柔情,抱紧了那个几乎与他等高的大锤子,像是抱紧那个梦中恋人一般。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像一个柔情少女。”凯莉看着傻骑士,忽然说道,嘴角是一抹神秘的微笑。

   骑士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大海,聆听着海鸥的声音。

    凯莉忍不住了,她生气极了,揪起安迷修的衣服,用了比平时大到不知多少倍的音调带着怒火喊道:“别傻了!你等不到他的!你明明已经知道来到这座岛的代价!神不会眷顾每一个人,安迷修,他不会!”

   凯莉放开了安迷修,任由海水拍打着呆滞的骑士,她此时已经疯的不像样子。

   “你以为我没等过?”

    “那你就错了!我已经等了整整一千年了!一千年!可我等来的是什么?什么永恒?什么财富?什么地位?”

   “都是屁话!我来到了这座岛上,我得到了永恒。可代价········对!这该死的代价!我失去了安莉洁。”

   凯莉停止了她野兽般的咆哮,转身离开海岸,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并没有回头,只是闷声闷气地说:“等你想好了再回来。”

   安迷修没有太大的反应,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他陷入了思考。

···························

  凯莉现在很生气,一千多年,她还没有被人气成刚才那个样子,要是被人看到了,她高贵优雅处事不惊的形象就全毁了!不过,但愿安迷修那个傻子听了她的那番话语后能够有所思考,不要再抱着那个锤子到处跑,也不要再坐在海边等一个不知过了多少年才会被海水冲上岸的人了。

 

  “凯莉姐!”一声呼唤从旁边的树林里传出,带着孩童的稚气。

   凯莉停下了回家的脚步,看向旁边的树林,又是那只小松鼠。

  “什么事,莉莉?”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松鼠,凯莉轻拍孩子的后背帮她顺气。

    “那个被海水冲上的人类是因为龙来到岛上的。”小松鼠大口大口喘气地说,“也就是说他是安迷修出去的钥匙!”

   凯莉轻拍孩子后背的手僵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地问:“莉莉,你是不是听错了啊?”

   “没有啊。”莉莉否决了凯莉的想法,离开凯莉,站直了,松鼠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十分自信地说:“我这次可是听的十分清楚呢!那个人叫雷狮,被一条装作岛屿的巨龙击沉了他的海盗船,然后就来到了我们这。”

  woc,打脸了。凯莉现在感觉很不好,刚才才教训了安迷修不要幻想,现在那个叫雷狮就打了她的脸。

   臭神!玩我啊!

  “凯莉姐、凯莉姐!”小松鼠在凯莉眼前摇晃着她的小手想要换回凯莉的神志,看到凯莉回过神,十分开心地说:“你终于回神啦!总之,你明天一定要让安迷修来婆婆家里。那个人类真的很恶劣呢!真不知道安迷修姐姐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把钥匙。”说完,小松鼠学着大人的模样抱胸十分惋惜地感叹道,说完还摇了摇头,然后就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

  现在的凯莉已经通过亲身经历知道了“绝望”和“打脸”二词的深刻含义,她的脑子里一团糟像个毛线球一样,踢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小石子,用乌龟般的速度缓慢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家门口,凯莉听到了从厨房里传出的炒菜声:安迷修回来了。


   犹豫了半天,凯莉深呼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大门,穿着围裙盘着长发端着菜盘子的安迷修出现在眼前。

  “你回来了。”安迷修看了一眼凯莉,然后端着盘子快步走进餐厅,一幅女主人的样子。

   凯莉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就直接走进餐厅坐在了平时坐的位子上等着开饭。

   凯莉在思考着如何开口,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碰撞的清响,美食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挑逗着她的味蕾,肚子更饿了。

  【 不管怎么样,先吃了再说。 】看着面前一盘盘秀色可餐的菜品,凯莉如上一般想。

  终于,最后一盘菜被摆到了桌子上,安迷修也十分优雅地坐下了。

   开饭了······

 吃着可口的饭菜,凯莉思考着如何开口,但安迷修却放下了筷子先开口。

  

  “凯莉,今天早上你说的话,我想了一会儿。我想通了·······”

  “等等,打住!”凯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里的食物漏了出来。

   “你·······想通了什么?”凯莉在心底祈祷着安迷修不要真的想通了,毕竟人已经到了,事实证明傻子总是会有神的眷顾。

    “我不应该相信雷狮会回来找我······”安迷修的语气是那样的温柔,“就像你说的那样,雷狮早就死了,在我来到这座岛上之前,他用灵魂为我开启前往永恒的大门······”碧绿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安迷修合上了眼睛,泪珠像断了线的风筝从他的脸颊流下。

  凯莉觉得自己做错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她想挽回那种不知名的东西,却无从开口。

   “不,安迷修,我想·······”

   “你不必安慰我。”安迷修打断了凯莉,有些哭腔,“我想静静。”

       他站了起来,向院子走去,布谷鸟在屋外叫着。

   看着失魂落魄的安迷修,凯莉第一次有了负罪感,但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埋头干掉饭菜。

  收拾完,凯莉回到了房间,打开窗子向下看:安迷修就那样蹲在那里,抱着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金毛犬,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就这样,一夜无眠。

  顶着个可以与熊猫媲美的黑眼圈,凯莉下了楼看到了同样没有睡觉却依旧精神抖擞的安迷修,说:“吃完早餐后,去梦婆婆那,她有事找你。”

   “知道了。”安迷修笑着回答,他的眼睛里充满着悲伤,即使藏得很深,凯莉还是一眼看出来了。

  吃着早餐,凯莉对安迷修说:“高兴点,婆婆可不喜欢别人哭丧着脸到她家。”

   安迷修点了点头,上了楼。

  过了一会儿,下来了个大美女。

  “得,你这么打扮是去相亲呢?还是结婚呢?”凯莉感到很无语,这人妻样的安迷修出去不知会招多少不知死活的家伙回来,“我帮你打扮吧。明明是个男人,怎么比女人还漂亮。”

    折腾了半天后,凯莉终于为安迷修打造好了形象:挽起披散的长发编成一条大大的麻花辫用双色发带绑起来,一件刚刚合身的白衬衫,一条淡蓝色的牛仔长裤加上一双蓝色帆布鞋。

 看着自己的作品,凯莉满意地点了点头,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美”,但还是欠缺什么。

  就在安迷修要跨出家门时,凯莉想到了欠缺的东西————一个大斗篷!

 挥动魔法棒,一件黑色的大斗篷掉在了凯莉的胳膊上,凯莉把斗篷给安迷修穿上并确保安迷修的脸被遮住一半后终于放走了安迷修。

················································

    雷狮现在感觉有点慌,本来被巨龙击沉船掉入海中的他认为自己应该是死了,可现在却像做梦般的在一个很有自然气息但摆着价值连城的装饰的小屋子里醒来。

    一个白发的年轻女人就那样走了进来,看到醒了的雷狮,十分开心,像是查户口的一样问了雷狮的名字、身份、来到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之类的问题。

    按照以往的习惯,雷狮应该编出一个名字、身份,但盯着女人澄澈的黑眼睛,雷狮感觉十分温馨,像是见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撒谎,于是就说出了实话。

   “我叫梦,他们都叫我梦婆婆。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看起来貌美年轻的女人微笑着介绍着自己,无视了雷狮的一脸震惊和褪色到白。

 

  “别看婆婆年轻,她今年可是已经有五千多岁了呢!”昨天被雷狮拔掉尾巴毛的松鼠莉莉从门口伸进小脑袋警惕地看着坐在床上的雷狮,“好心”地解释道。

  这下雷狮觉得很糟了,这里的人都是妖怪吗?自己会不会被吃掉?就算沦为食物,他也要奋力一搏!虽然说那只小松鼠很弱,昨天他雷狮可是轻轻松松就制服了松鼠妖怪还拔掉了松鼠尾巴上的一撮松鼠毛作为胜利的见证。


  女性一般是不喜欢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的,但眼前的这位看起来年轻漂亮的梦婆婆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慈祥地笑了笑,本来就小的眼睛此时更是眯成了缝。


   “没事,我喜欢他们这么叫我。”梦婆婆笑得像狐狸一样,她伸手拿到一个杯子和一个茶壶,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雷狮,我接下来说的话非常重要,这关系到你是否离开这座岛······”


    “离开?!”雷狮惊呼道,他才刚来这座岛还没到处看看呢,就要被赶走了!“你们欢迎客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一句非皇家式的调侃让梦婆婆再次眯上了她黑曜石般的眼睛,她神秘地笑了笑,说:“不离开也可以,反正永生不就是你们这些岛外人一辈子所追求的吗?不过,我好像记得你是想做个海盗的吧。不离开的话,就是永远待在这座岛上,一辈子也别想离开!”


      “那可不行!”雷狮可不想才碰到船才没几天就一辈子出不了海,“怎么离开这里?”


    梦婆婆笑了笑,“我给你找了个导游,他会带你去圣地,到了圣地会有一个人告诉你怎么做,然后你就可以出去了。温馨提醒,在路上一定要听导游的话,不然,你的生死我可不敢保证。”





————tbc——————


告示:流浪猫今年已经是一个高二学生了,空闲时间少,已经无力码字。要说发文恐怕只有过年才会有时间了,如果等不了的话,请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吧。我差不多已经是个废猫了。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