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金斧头、银斧头系列

雷安

(一 )一天,雷狮和安迷修在河边打架。安迷修一不小心把雷狮推进了河里溅起水花。

 安迷修一脸惊恐地惊呼:“不好!恶党掉水里了!”随即就冷静下来地说:“淹死了最好。”转身欲走,一个不明物体从河里冒出。

河神拿出了三个雷狮,微笑着说:“年轻的安迷修呦~~你掉的是这个小王子雷狮呢?还是这个海盗雷狮呢?还是这个参加凹凸大赛每日必与你打一架的雷狮呢?”

安迷修:“······”内心:我去!一个雷狮就够受的了,现在还一下子冒出三个!干脆就说不是我掉的吧,嗯,好主意。

 河神依旧微笑地看着表情变得飞快的安迷修,拎着三个不安分扭动着大喊着“安迷修是本大爷”的三个雷狮。

安迷修深呼吸了一口,微笑着回答:“河神先生,这三个雷狮都不是我掉的雷狮。”然后准备开逃却被三只雷狮拉住。

王子雷狮:“喂,臭骑士,说什么话呢!你可是答应我要当我的王妃呢!”

海盗雷狮一把按下小王子的脑袋,说:“王妃有什么好!还不如来当我的海盗夫人呢!”


雷狮一言不合就抱起安迷修进行八百米冲刺,内心:安迷修是老子的。

另外两只雷狮才反应过来跟在雷狮后面狂追。


正在烤肉的佩利推了推一旁的帕洛斯,一脸惊恐地说:“帕洛斯,我刚刚好像看到三个老大跑过去了。”

 帕洛斯开口嘲笑佩利道:“傻狗,老大只有一个,你眼瞎了吧······”

   三只雷狮一闪而过。

 帕洛斯傻眼了,推了推一旁被吓白了的佩利,说:“傻狗,我好像也看到了三个老大。”

  凹凸医院里,帕洛斯和佩利正在眼科排队看医生。

(二)安迷修一如既往地追杀雷狮到了河边,却不小心踩到不知道哪里来的玻璃球掉入了河里。

河神再次从河中出现,手里拎着三个安迷修,微笑地对雷狮说:“年轻的雷狮喲,你掉的是这个学徒安迷修呢?还是这个已经和你领证结婚的人妻安迷修呢?还是这个刚刚气势汹汹追杀你的安迷修呢?”

  雷狮十分冷静地说:“三个都是我的。”

三个安迷修不约而同地拿出冷热流扔向雷狮,说:“去死吧,恶党!”

 雷狮一个跳跃躲过,再次被气势汹汹的三个安迷修追杀。



帕佩

佩利掉进了河里,帕洛斯盯了河面好久想着“蠢狗怎么还不上来?”

  帕洛斯等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就要走时,鼻青脸肿的河神出现,手里是挥舞着拳头三只的佩利。

 河神用手帕擦了一下脸恢复了原面,微笑着说:“年轻的帕洛斯喲~~,你掉的是这只金佩利,还是这只银佩利,还是这只刚刚把我打的容貌尽失的狂犬佩利呢?”

  帕洛斯一幅商业笑容坚定地回答:“金的!”

河神依旧保持微笑:“······”

  帕洛斯重复:“我掉的就是金的佩利!”

 河神:“少年,你能按剧本来吗?”

 帕洛斯一幅财迷样地盯着金佩利回答:“不能。”

 佩利:“woc!帕洛斯,你个见财忘友的混蛋!”

 帕洛斯微笑地哄佩利道:“傻狗,拿了金子就可以卖了买肉给你吃。”

 佩利转头看向河神,指着金佩利说:“那个确实是,帕洛斯掉的。”

 河神:“······”



瑞金

金掉进了河里,格瑞准备跳入河里救金,河神就拎着三个金出现了。

河神依旧微笑,说:“年轻的格瑞呦~~~你掉的是这个可爱至极的幼金呢?还是这个元气满满的女金?还是这个刚刚掉进我家的原金?”

 三只金都兴奋地挥手喊着:“格瑞,快陪我玩吧!”

 格瑞面无表情地指着金说:“那个刚刚掉进你家的金是我掉的金。”

 河神:“真诚实呢!那我就把三个金都给你好了。”

说完,河神放开了三只金。

 三只金都欢呼着跑向格瑞,扑倒了格瑞。

 格瑞卒,原因:流血过多。




 卡埃

 卡米尔的蛋糕掉入了河里,伤心但又面无表情的卡米尔扑通一声就跳入河里想着“蛋糕,我来救你了!”

  结果被河神·埃米拎了出来。

卡米尔十分惊讶地说:“埃米!你怎么在这?”

埃米一手拎着三个蛋糕,微笑着解释道:“我在这打工啊。这里的河神说前一段时间的工作让他有些心累,出去旅游了。不说了,卡米尔,你掉的是这个金蛋糕,还是这个银蛋糕,还是这个未进水就被我拎出来的蛋糕呢?”

卡米尔指了指自己的蛋糕,说:“这是我掉的。”

埃米给了卡米尔蛋糕,一边自言自语道:“奇怪啊,明明是很简单的工作呢,为什么,河神会心累呢?”

 “埃米。”拿到蛋糕的卡米尔打开了包装壳,切了一小块蛋糕递到埃米的嘴边,有些脸红地说:“吃吧,这是我分你的。”

  “哎!是吗?”埃米惊讶地说,一口吃掉了叉子上的蛋糕,细细品尝后赞叹道:“真好吃!”

  “那就再吃一点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完————————————————————

评论 ( 3 )
热度 ( 2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