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恋爱魔法(上)

·此文是因为看了辣条太太的手书有感而发。

·算是给辣条太太的礼物吧。

·希望太太多产雷安粮。

·或许创作到一半就会被学校召回······

·其实这一篇里只有一点雷安的成分,是篇杂文。

·但我会完结的!



(一)我叫安迷修,是个魔女,强调一下,我是男性魔女,不是女性!我刚刚以优秀的成绩从魔法学院毕业,现在开了家店铺,叫做魔法恋爱屋。

    许多和我一起毕业的魔女们都问我为什么会开一家店而不是运用自己的魔法天赋找一个好的工作。

    我笑了笑,回答:“这就是因为我的魔法天赋,我才开了这家店啊!”

  我可没有说谎哦。

   我的魔法天赋就是我能尝到其他生命体因为各种事情而产生的情感,这些情感带着各种各样的味道,酸甜苦辣咸。

   我是个骑士加吃货,除了真正的食物之外,我就是喜欢穿上一件毫不起眼的卫衣戴上帽子和口袋扎堆于拥挤的人群里品尝着各种各样的味道。

  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想,因为人群里的人们总是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生气的人带着辣椒的爆辣,开心的人带着苹果的软甜,悲伤的人带着苦瓜的苦涩,恐惧的人则带着一种奇妙的味道,处于恋爱的人带着的是蛋糕的香甜或是其他美味的味道。我喜欢恋爱的人的味道,于是我在上魔法学校时就用课余时间考了个咨询证,再在毕业后去申请营业证,如你所见,我开了这家店——魔法恋爱屋。

    我操控着刷子用买来的油漆简单的为我的小店添上温馨的颜色,加上一些不凋花和蔷薇花的装饰,小小的房间加上一个屏风和一条珠帘,靠门的是摆着一两张桌椅供人休息等候的等候室,屏风后面则是我与客人进行交流的谈心室,谈心室里只有一张摆着魔法帘的桌子和对放的椅子,我的椅子后面是一对的魔药,一扇落地窗贴着暖心的动物贴纸,窗外是我用心打造的彩色蔷薇花园加上一两株向日葵。

   就这样,我的小店开业了!

  咦?

  我好像还没有介绍我的小店的服务内容哎!

  实在抱歉。

  简单的来说,只要是喜欢上一个人而又不确定对方的心意的孩子以及被恋爱所烦扰的人都可以来找我咨询,我会为你提供一切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那么,故事现在开始————

(二)在我为小店挂上营业牌吩咐好店里的魔使(一只可以变成人的二尾猫)后,我的生意就开始了。

    我刚走到里屋坐回了我的椅子上,挂在门上的铃铛就响了,第一个客人到了。

   看到喵领着一个白发男子进来,我感到有些惊讶,他竟会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好久不见,格瑞。”我笑着与他打招呼,同时挥动魔法棒变出了一杯热水。

     “好久不见。”格瑞一边回应道,一边坐在了那个猫爪椅子上。

     “那么,你有什么问题呢?”我保持着微笑问他。

    “我······”格瑞的样子有些犹豫,但我不会疑惑,因为他来我的店八成是因为他跟他的发小告白又失败了。

      趁着他在犹豫中,我就给他来个简单的介绍吧。

    格瑞,魔法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在校时,排名为全院第二,从未变过,人称“千年二哥”。他有个人类发小,叫做金,傻白甜一个,每天放学时,格瑞的发小总是会准时(?)守在校门口然后挥着手兴奋地喊着格瑞的名字扑向格瑞,虽然每次格瑞总是会躲过金的熊扑,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其实很高兴地领着他的宝贝发小回家。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格瑞喜欢金,我能尝得出来。平时格瑞待在学校里时,他的味道是冰块,冷冷的,我每次无意间靠近他,我的牙齿就会打颤。所以我一般不会靠近他。但是一旦他和金在一起时,他的味道就变了,变得软甜软甜的,就像牛奶一样。而他的发小,金的味道则会由未成熟的青苹果变为熟透了的熟苹果,又香又甜。所以,我相信他俩是互相喜欢的。

   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俩现在还没有变成情侣,真是叫人不解。直到有一天,我正好撞上了格瑞对金的表白现场,我明白了原因————格瑞根本不会表白,又或者说他没有勇气表白。明明“喜欢你”三个字就要说出口了,却硬生生地变成了“天气真好”之类的尬语。我差点没冲上去把我斜挎包里的勇气药水一股脑灌入格瑞的嘴里,不过还好,我忍住了,毕竟我跟格瑞也不怎么熟而且一个正义的骑士不应该有那样的行为。可是,味蕾上的甜蜜突然变成苦涩实在是令我不悦。

  那天回家以后,我把骑士道的守则抄写了一千遍,因为我做了不一个骑士该做的事。我竟然偷窥别人告白的全过程!

   


   “我是想知道如何才能让喜欢的人明白我的心意。”格瑞开了口,紫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淡淡的失落。

     “那还不简单,直接对他说出你对他的喜爱不就好了吗?”我维持着微笑,即使我知道格瑞看不到,但我用了我最温柔的声音。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告白的话语到了嘴边·····”

     “有人在吗?”一个十分阳光的声音打断了格瑞,那是金的声音。

    格瑞显得有些慌乱,他似乎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我真的很抱歉,谈话室里没有多余的东西为他打掩护。

  但格瑞慌张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不符合他平时的大冰山形象,金的到来似乎让他忘了自己是个魔女,隐藏不过是挥一挥魔法棒念个咒语的事。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忍着笑拿起了一旁的魔法棒,念起一个咒语带着一点恶作剧的想法轻轻一挥将格瑞变成了一只白猫。

   我将格瑞轻轻抱起走回了我的位子坐下,我俯身到仍然在挣扎的白猫耳边小声的说:“别担心,等他走了,我会把你变回来的。难道你不想知道金来这里的目的吗?”

   听完我的话,格瑞平静下来了,安静地趴在我的怀里。

  喵领着金发少年进入了内室并示意他坐在了猫爪椅上,然后无声地离开。

     金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请问您需要我的帮助吗?”我礼貌地问眼前这个少年。

   “哎!原来有人啊!”金惊讶地惊呼,然后他的脸变红了,挠了挠后脑勺,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以为这里没人的。真是失礼了。”

    “没关系。”我轻声回答。

    “其实这次来这里是因为我喜欢的人看起来并不喜欢我。”金一边说着,一边紧紧攥着他的衣角,他的脸更红了。

    听到金的话,我怀里的白猫又变得不安分起来,格瑞挣扎着想要跳出我的怀抱。没有办法,我只好用力压制住他并使用了一个定身咒。

   “那么,能冒昧地问一下,您喜欢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用一种柔和的声音问。

    “这个呀······”金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我的味蕾感受到空气里的甜蜜度在直线上升,这正是我喜欢的。

    “他呀,是一个又强大又温柔的魔女。每次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会及时出现救下我。虽然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很关心我。我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他。”说到这里,金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继续说:“但我没有勇气去告白,他太优秀了,而我只是个弱小的人类。会被拒绝的吧,如果我向他告白的话······”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打断了金的话,说:“如果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也同样地喜欢你。大胆地说出你的爱吧!”

    “也许你说得对。”金若有所思地说,然后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说:“谢谢你,娜娜小姐!”

    “不客气。”我温柔地回答。

      “再见!”金背起了他的挎包朝我鞠了一躬,向外走去。

      “再见!”我回应道。

   在通过魔镜看到喵接过金应付的钱并送走了金后,我挥动魔法棒解除了格瑞身上的咒语。

   “你现在知道金的心意了吧,格瑞。”我看着面无表情的格瑞尽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说。

     “嗯。”格瑞回答。

     “去喵那里付钱吧。”我微笑着说。

     格瑞没有说话,但他身上散发出的奶香味显示着他现在的心情。

     格瑞准备离开,我又叫住了他,他有些疑惑地转身看向我。

    “如果你告白成功了,能不能带着金来我这拍张照片?”我微笑着问像冰山一样的格瑞,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礼貌。

    “可以。”格瑞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

   “需要一杯勇气药水吗?”我问。

     “不用了。”格瑞冷冷地回答。

    “我想也是,祝你成功。”我笑着给了他一个祝福,他离开了。

  一个星期后,格瑞领着金回到了我的店铺,他俩是手挽着手来的。

   空气中是诱人的香甜,金脸上幸福的笑容和格瑞眼里闪烁的光芒,显然,他们在一起了。

    在摆好蔷薇花安顿好一幅大佬样猫咪们的背景下,俩个人伸出手臂摆出一个心形,各种调试后,我按下了快门,一张照片好了。

  拿住照相机里缓缓推出的照片,我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抬起头对那两个一直散发着甜味的人说:“拍好了。”

    “哎!好了吗?快让我看看!”金兴奋地摆脱格瑞的怀抱兴冲冲地向我跑来。

   我递给了金照片,偷偷瞟了一下格瑞的脸,呵,黑到看不清五官,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冷气,我的热水呢?  

   好在金在看好照片后就还给了我并及时回到那个看似冷静却实际上即将暴走的面瘫瑞的身边。

 “我能把你们的照片贴在我的店里吗?”我微笑着问。

    “可以啊!”金用他元气满满的声音回答我。

   “谢谢。”我朝他们微微鞠了一躬,转身走向那张早已准备好的墙面,贴上了我得到的第一张照片。

(三)接下来的几天中我帮助了很多来我这的客人,配对成功是我想要的结果,但也有失败的,但无论如何,我墙上的照片越来越多了。看着那一张张印着甜蜜笑脸的照片,我也会十分满意且幸福地笑笑。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打理着店铺,慵懒的猫咪们各自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眯眼小息一会儿。

   这些猫咪都是我收养的流浪猫,别看我和客人聊天时的样子很开朗,其实我很内向,不太会说话,因此我的朋友很少,少得可怜到可以用双手就可以数的清。

   在学院里,我一直是一个人,形单影只地行走在巨大的校园里,每每看到结伴的人开心地谈论着发生的趣事从身边路过时,我心里总是会不可遏制地溢出名为“羡慕”的物质。

   我并不是不想交朋友,有一段时间里我向每一个看起来适合做朋友的人发出请求。可是,每次我接近一个人时,他们大多会拒绝我的请求并像是躲着魔兽似的快步离开。最后,我放弃了交友,沉浸在学习魔法咒语和魔药配置中,保持着全院第五的排名。

   魔女们大多对我敬而远之。

   有一次,我帮助了一个可爱的红发女孩并请求成为她的骑士,结果却被她以“连马都没有,你算什么骑士啊。”的理由拒绝了。

 

  但这些流浪猫并不像魔女们,它们十分亲近我,可以说,除了上课写作业吃饭睡觉的时间,我其余的时间大多都花费在投喂治疗流浪猫上面了。

  久而久之,就有几只流浪猫留了下来,常住我家了,因为有喵在,所以我很放心的将流浪猫们养在了家里。

  现在,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它们,我把它们带到了店里,没有客人时,我就逗逗猫,它们还是很配合的。

  喵变回了原形踩着小碎步向我走来,轻轻一跃就到了我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打了个哈欠,蜷缩在我的怀里睡了。

   我呢则是十分满意地摸着喵的毛,帮它抓痒,怀里的喵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表示十分满足。

  然而随着一声铃铛响,这闲适的氛围就消失了,所有的猫咪们都睁开了眼睛看向打扰它们休息的“罪魁祸首”。

   至于我,闻到了从门口飘来的棒棒糖的特殊甜味,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来了,这味道我熟悉极了。

   “哎?安迷修,没想到你居然用这个形象开店!”凯莉一脸惊讶地看向坐在沙发上撸猫的我,嘴角却带着坏笑,接着说:“啧啧,当初百般拒绝使用我为你改造的形象。现在倒是挺乐意的啊?安娜娜小姐。”

   “别说了,凯莉。我只是觉得这个形象比较亲切一点才使用的。”我不高兴地双手插腰抬头看向凯莉解释道,凯莉则变得更加感兴趣,她的眼里闪烁着狐狸般狡黠的光芒,空气中的甜味更浓了。

   凯莉从她的恶魔包里掏出一颗棒棒糖,剥开糖纸扔进一旁猫咪外形的垃圾桶里,微笑着打量着周围,说:“你对猫咪的喜爱还真是不低于你对马的执念啊。”

  “你来我这究竟是为了找乐子,还是要咨询啊?”我佯装生气地抱胸问凯莉,怀里的喵有些敌意地看向凯莉。

    “我是来告诉你,这周周末有个魔女party,是我们同届毕业生举行的聚会型party。举办者非常希望魔女娜娜参加她精心准备的party,所以给我打了个电话,希望我能请到娜娜。顺便做个咨询。”

    “我可以不去吗?”我拒绝地说,怀里的喵听到party一词显得十分焦躁,它的爪子紧抓了我的裤子还贴着我的大腿肉刺激着我的痛觉神经,我感觉到它对凯莉的敌意更浓了。

     “当然————不行!”凯莉故意拉长了音调吊足了我胃口,最后吐出真言,给我重重一击。

    “不行,反正我就是不去。”我坚定地拒绝道,看着笑得像狐狸一样的凯莉,我十分肯定:这家伙肯定收了钱!

    “那我就在聚会上把魔女安娜娜就是魔女安迷修的事情说出去!”凯莉笑着用威胁的语气说,“你说,有谁会想到全院女神魔女安娜娜竟然会是骑士道魔女安迷修~~”

     “不行!”我大声地说,要是让别人知道我的第二身份,我的形象就全毁了!

      “那你就乖乖地跟我去参加party。”凯莉看着我,眼中带着笑意。

    “你不是要来咨询吗?”我刻意地转换话题。

       “对,没错。但你现在必须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去不去!”凯莉就那样站在我的面前,叼着根棒棒糖。

     “我去还不成吗?”我屈服地回答,怀里的喵不满地抓着我的裤子划出一道道痕并“喵喵”叫着表示不满,我尽力地安抚着喵并无奈地感叹:“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个朋友了?”

     “这还差不多。”凯莉笑着说。

       “跟我来吧。”我抱着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内屋,凯莉跟在我的身后。

   工作开始——

   “姓名?”我拿出了一个板子和一支笔。

    “凯莉。”凯莉白了我一眼,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我。

    “没问你的名字!我是问你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我无语地朝那个吃糖大佬说道。

      “安莉洁。”凯莉说。

       “哦,原来是安莉洁啊。”我轻松地重复道,移动着羽毛笔记下那个名字,突然,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凯莉和安莉洁可是一见面就开打的死对头!

     “凯莉,你确定她叫安莉洁?”我满怀着疑惑地问那个在吃糖的魔女。

       “对啊,有问题吗?”

       “可是安莉洁和你不是······”

       “一见面就打架?”凯莉神秘地笑了一下,看向一旁蓝色的花瓶,露出一个十分幸福但又很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说:“可我就是喜欢她。”

       “我帮不了你。”我放下了笔和纸,无奈地耸了耸肩。

      “没事。你不是可以知道一个人内心真实的感觉嘛!”凯莉转过头带着笑意地看着我,说:“这个周末的party,安莉洁也会参加。所以你只需要帮我看看安莉洁在和我相处时到底是什么情绪就好了。剩下的事,我自己想办法解决。放心,报酬很高的说。本小姐有的是钱。”凯莉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能点一点头表示同意。

  凯莉离开了·····

   结束一天的工作,我锁上店门将猫咪们放进魔法挎包里,坐上飞天扫把向家的方向急速飞去,任凭凉风抚摸我的脸颊。

  到家了,我下了扫把,早就等不及的猫咪们都从挎包里钻出,站在我的四周。

   我抬头看着这个名为“家”的巨大豪华别墅,站在原地,迟迟不肯迈出一步。

  【不想回家。】

  要是一般人或许会很开心的甚至是急不可耐地冲到那个大房子里,可我并不想,我不想进入那个冷冰冰的大房子里。

   猫咪们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温柔地叫着蹭着我的腿轻声叫着,像是在安慰我。

   我有了勇气,在猫咪的簇拥下小心翼翼地走向那个已经几天都没回的家。

   这只是几步的事,我便站在了家门口,摸索着挎包拿出那一把钥匙,几番试验后,“咔擦”一声,门被打开了,推开门,迎接我的是无尽的黑暗,背后是璀璨的星空、分散的民居和远处的高楼大厦。

   “我回来了!”我大声而又清晰的对漆黑的走道喊着,即使我知道没有人会回应我。

    房间突然变得明亮,我下意识地看向左下角,喵用它的小爪子为我按动了猫用灯开关。

   

  我与喵四目相对,喵的淡蓝色眼睛里满含着对我的鼓励,我回了它一个微笑。

  吃完晚饭后,我坐在了电视机前将节目切换成我最喜欢的频道,喵趴在我盘起的大腿上,其余的猫咪们则吃饱喝足回到猫窝里睡觉去了。

  我还没有正式地介绍喵呢!

  那么现在简介开始——————

  喵是我三岁时老师也就是收养我的魔女送我的礼物,那时候喵还是一只小奶猫,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朝着我叫了一声。

   我记得我是十分小心翼翼地伸出我的小胳膊从老师的手里接过喵并十分爱惜地抱在我的怀里。

   我记得老师是这么说的:“它叫喵,以后就是你的魔使了。你会好好照顾它吗?”

    “会的,我会好好照顾喵的。”我十分自信地回答老师,然后用我的小脸蛋蹭了蹭喵的毛,喵则十分友好地叫着,似乎是接受了我这个小主人。

  就这样,我和喵的生活就开始了。

   在长大的途中,喵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扮演一个保护者的角色,它用利爪帮我驱逐着一个个想要欺负我的人或是魔女。在魔法学前班(在人类社会里等于幼儿园)里,很多妄想欺负我的魔女们都领教过喵的利爪。学前班是不允许带宠物的,但喵总是有办法逃过保安魔女的防御暗中观察着我并随时出击。

   于是乎,我的朋友少得可怜,很多魔女都因为喵的利爪而对我敬而远之。

 但没关系,至少我还有喵······

   嗯,或许吧······

   我才不稀罕魔女朋友呢!

   一点都不!

  这是我上魔法学院前的想法,但进了学院,我越发地想要一个朋友,一个魔女朋友,但喵似乎成了我交友的一大障碍。

  这种没人和我做朋友的僵局被凯莉打破了。

   凯莉是我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虽然是个损友,但总比没有好。

  也是凯莉把我变成了交际女神————魔女安娜娜。

   安娜娜是我在凯莉的怂恿下喝下反转药水后的结果。

   “意外的漂亮呢!”凯莉仔细地打量着我十分满意地说,“而且居然还是个巨乳!”

    听到“巨乳”“漂亮”二词时,我下意识地想要找一面镜子,凯莉贴心地挥动魔法棒变出一面等身镜。

   我站在镜子前面细细地打量着镜中的女孩————柳叶眉,长睫毛,宝石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十分惹人喜爱,高鼻梁,樱桃小嘴,瓜子脸,嫩白的肌肤,长长的栗发披着肩,精致的锁骨,巨乳,细腰,大长腿。

   然后,我感觉很不好,快速拿起一旁剩下的反转药水想要喝下去,却被凯莉阻止。

   “凯莉还给我!”我拼命地伸着手想要抢回药水,可是凯莉却坐上星月刃飞到了半空中。

     “你干什么呢,安迷修!变成了这个样子,就想变回去?”凯莉在我面前把剩下的药水全都倒在地上,十分严肃地说:“别忘了你喝药水前的目的!”

    “好吧。我认了,但可不可以不要穿裙子?”我满怀着期待地看向凯莉恳求道。

     凯莉坏笑着,歪了歪脑袋,说:“你说呢?”

   我最终还是穿上了裙子,下面凉飕飕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我按照凯莉给的剧本成功地扮演了一个活泼开朗的魔女形象并在party上交了很多朋友。

   渐渐的,随着我参加的活动越来越多,我的知名度越来越高,魔女安娜娜成为了魔法学院学生眼中的女神,当我以安迷修的身份走在学院里时总是能听到魔女们带着憧憬谈论着魔女安娜娜的事情。

   我不想被人孤立,对于朋友我十分渴望,但骑士是孤独的,我无法放弃骑士道。

   于是,作为安迷修时,我就像一个被困于孤岛的守护者,渴望着过往者带我离开却又不得不守护着岛上的财宝。

   但作为安娜娜时,我可以尽情的欢笑,随意的与其他魔女谈论着她们感兴趣的热门话题,交到更多的朋友。

   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安娜娜就是安迷修,因为这两者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我越是频繁地扮演着安娜娜这个角色,真实的自己藏得就越深······

   到现在,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看了一眼手表——午夜十二点,赶紧拿起手机拨通凯莉的电话。

  万幸,凯莉还醒着,不过电话一接通,对面的凯莉就开始大声地对着电话抱怨:“安迷修!打电话也是要看时间啊!现在都几点了?!”

    我当然知道是几点了,因为我是理亏的一方,所以我只好赔笑一下,弱声弱气地说:“我知道,凯莉,午夜十二点给你打电话是我的不对。但关于你说的那个party,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你说吧。”电话另一头的凯莉打了个哈欠。

       “这一次的party,雷狮会不会来?”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凯莉的答案,然而电话那头的凯莉却突然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凯莉反问道。

     “我可不想在开心的时候看见恶党,那会令我反胃的。”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放心,雷狮并不在邀请单上。”凯莉说完就挂了电话,而我则放心地长舒了一口气。

     我关掉电视小心地抱起已经熟睡了的喵走向我的卧室,躺在床上陷入沉沉的睡眠······

    

评论 ( 8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