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青苹果

PS:安迷修性转,校园设定,尝试一次青涩的恋爱······

Ready    GO<( ̄︶ ̄)↗[GO!]









(一)炎热的夏日,烦躁的蝉不知疲倦的叫着,湛蓝的天空下,学生们匆匆走过洁白的大理石石板。

  穿着纯白的束腰裙的栗发少女匆匆的与白色卫衣少年擦肩而过,一盆凉水忽的从男生宿舍的楼上泼下将少女从头到尾淋湿,透过白裙隐隐的可以看见里面的风色,女孩的脸已经红透了。

  然后,令雷狮海盗团的成员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发生了————雷狮,也就是白色卫衣少年脱下卫衣暖心地盖在了安迷修,也就是少女的身上。

   “谢谢。”安迷修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红着脸看向帅气(在此时的安迷修眼里)的雷狮道谢。

    此时的安迷修在雷狮眼里就是一个天使,“没事。”雷狮笑着回应安迷修后一个帅气的转身挥了挥手留下一个高俊的背影准备离开。

 “等等!”安迷修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拉住了雷狮的头巾。

  “还有什么事吗?”雷狮站定回头问,安迷修又脸红了。

   “你是哪个寝室的?叫什么名字?”面对雷狮疑惑地目光,安迷修忽然发现自己的行为有些暧昧不清,使劲地摆了摆手,解释道:“我只是想在回去后洗完你的外套晒干后好在明天把外套送还给你而已。”

  “C407,我叫雷狮。”雷狮回答,“等你哦!”雷狮做了个手枪的手势向安迷修开了一枪,然后扬长而去。

【我一定是熬夜玩游戏玩多了,出现了幻觉。】from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的帕洛斯。

【这一定是个假的老大。】from惊吓到肉都掉到了地上的佩利。



(二)拿着雷狮的外套的安迷修礼貌地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雷狮的弟弟卡米尔。

   “你好,打扰了。我是来还外套的。”说着,安迷修把洗干净的外套递给了卡米尔,准备要走,却被房间里慵懒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叫住了脚步。

   雷狮走了出来,拿出两张电影票,说:“我这正好有两张电影票,今天下午两点场的,能赏脸陪我看吗?”雷狮靠在门框上十分懒散但富有男性的魅力地说,并抛了个媚眼(被安姐自动忽略。)

 “好呀!反正今天下午我没事。”安迷修不加思考地回答。

 “那校门口见。”雷狮微笑着目送安迷修离开,走进寝室发现室友都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不加以理会地哼着歌接过卡米尔递来的外套,闻一闻,淡淡的薰衣草香。

   卡米尔黑着脸用质问的语气不断提高音调地说:“大哥,你昨天打搅我午睡叫我冒着大太阳出去买电影票就是为了把妹!”

   面对将近失去理智的卡米尔,雷狮心虚地移开了视线45度角仰望天空,笑着回答:“那可是你未来大嫂!”

 “哦?大哥你就这么有信心追到她?”卡米尔挑了挑眉毛,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那当然!也不看看你哥这颜值,帅到爆啊!”

  面对沉浸在自己世界无法自拔的雷狮,卡米尔不加理会,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安迷修,是刚刚那个女生的名字。从小学到现在,她前前后后拒绝了800多个与她告白的男生,送出去的‘好人卡’‘朋友卡’更是不计其数,因为是音乐社乐队的主唱,帅气的着装使她拥有众多迷妹,人称‘恋爱杀手’。”卡米尔深吸了一口气,盯着一脸惊呆的雷狮,问道:“大哥,你现在还有信心追得到他吗?”


(三)“是鬼片啊。”看着大屏幕上惊悚的画面,安迷修发出了感叹。一旁的雷狮正沉浸在脑海里“安迷修被吓得投入自己怀抱”的场景只顾着傻笑。

  电影开播了————

 

 “啊!!!!!”确实是尖叫,我们不可否认,但角色却倒转了———雷狮被大荧幕上突然从黑暗中冒出的女鬼吓得从座位上蹿起投入了安迷修的怀抱。安迷修呢则像是个可靠的男友轻拍瑟瑟发抖的雷狮的背像哄孩子似的安慰道:“没事,没事,不要怕我在这里呢。”

  一场电影下来,雷狮几乎是在安迷修的怀抱里度过的,想象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缩在海拔不低于他的漂亮姑娘的怀里,实在是有些搞笑。

【丢大人了!】雷狮生无可恋地想【卡米尔为什么要买恐怖片的电影票啊!】(哼!叫你打扰我午睡!from卡米尔)

   昨天下午,卡米尔站在电影院的柜台前回想着雷狮对自己说的话,面对售票员,一本正经地说:“给我来两张恐怖电影的票,越恐怖越好。”

  “好的,拿好您的票。”售票员递给了卡米尔票。


“雷狮今天下午的表现真可爱啊!”安迷修与雷狮肩并肩地走在街道上,回想着雷狮的表现,扑哧一笑。

  “哎?是吗!”雷狮挠了挠后脑勺,硬是扯出一个笑容,暂时将后悔抛到脑后。

  “嗯!”安迷修看向雷狮微微一笑,“我们做个朋友吧。”

  系统提示【玩家安迷修向您发出了朋友卡。】

  “好呀。”【您接下了朋友卡。】

  “对了!安迷修,你为什么不怕鬼片啊?”雷狮有些疑惑地问。

  “这个呀~~可能是因为我的几个室友在开学的前几周的每天下午都会拉着帘子看鬼片。一开始是觉得挺吓人的,后来就没感觉了。”安迷修十分轻松地说着。

    “天天看鬼片!”雷总炸毛了。

   “对啊,怎么了?有问题吗?”安迷修不解地看向面色苍白的雷狮。

  “没事,就是有点虚······”雷狮干笑着,内心:我去!现在的女生到底是怎么了!

   “那你脸色怎么那么不好?”安迷修继续追问。

  “没事。”

   “真的吗?”

   “我真————的没事。”

 夕阳下,两人的身影越拉越长······


(四)“喂,安迷修!最近老是有个黑发帅哥找你是怎么回事啊?”凯莉叼着棒棒糖突然从上铺倒挂了下来饶有兴趣地问刚进寝室一脸疲惫的安迷修。

  安迷修清晰地看到凯莉的脸上写满了大写的“八卦”二字,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凯莉打断:“不会是男朋友吧!”

  “对呀!对呀!”一旁闲得无聊的室友们附和起来。

 看着像打了鸡血的室友们,安迷修的内心是绝望的,找到自己的椅子坐了下来,一边脱去脚上的运动鞋换上拖鞋,一边回答:“才不是咧!雷狮是我新交的朋友。他人可好了。还记得上次我被淋湿时给我外套的那个人吗?”

  “当然记得,那真是大写的尴尬!”上次在场的咕米十分夸张地说,还做了个十分夸张的动作来显示出“大”字。

   “他就是雷狮,人不仅长得帅,还很热心,帮了我好多的忙。不像你们,一提干活就跑的没影了!”说到这,安迷修有些生气地撇了撇嘴,可爱极了。

   “得得得,你先别提这些。你把人家当做朋友,人家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呀———“凯莉翻回了床上盘腿而坐,故意不接着往下说。

“说不定什么?”安迷修整理书桌的手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卖关子的凯莉。

  “说不定他喜欢你啊!”凯莉说完还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旁边的室友都意味深长地看着安迷修。

 

  “这绝对不可能!”安迷修反驳道。

   “怎么不可能?”凯莉吐掉嘴里的糖棒子,剥了一颗糖扔进嘴里,含糊不清地接着说:“想想啊,一个男生经常来找你,还会无条件十分殷勤地帮你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是喜欢你,还是什么?”

  “可是·····”安迷修想辩解,却被刚吃完一个柠檬的安莉洁打断:“还有哦,上次你三更半夜睡不着打电话给他。他非但没抱怨反而陪你聊了好久,说了一大堆关心你的话。一般人可不会这样吧~~”

   安迷修沉默了,因为室友们说的话好像都是真的(什么叫做好像都是真的啊( `д′)!明明就是事实!from安迷修的室友们。),但是雷狮从一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说过喜欢自己的话啊!不过如果换一个角度想想,就算雷狮向自己表白,自己会答应吗?回想起自己以前的“光荣战绩”,安迷修不禁为雷狮擦了把冷汗。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面对室友的调侃,安迷修只能装作听不见。

  “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呢!”她想。

   另一边,我们的雷狮正在十分专注地看书《追到女生的一百个方法》,这可吓坏了刚刚进门的佩利。

   他雷日天,啊不,他雷狮,从小到大,怼得过老师,打得过混混。可如今却连对喜欢的人说一句“喜欢你”的勇气也没有。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一天前——————

 安迷修和雷狮面对面坐在图书馆的桌子旁认真的读书,强调一下,是安迷修在认真的读书,雷狮连书都拿反了。

  “那个,安迷修。”雷狮放下了手中的书,鼓起了勇气对着对面的安迷修说,换来了安迷修的注视。

  “有事吗?”安迷修放下书看着一脸纠结的雷狮问。

 “其实······我······”雷狮的眼神飘忽不定,放在桌底下的双手紧捏着外套的下端,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安迷修更是一头雾水地注视着十分奇怪的雷狮。

 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破了图书馆里的宁静,安迷修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向门口跑去路过图书管理员说了声“抱歉。”

  过了一会儿,雷狮收到了一条来自安迷修的短信:“抱歉,我有点事,请等一会。”

  雷狮已经不记得等了多久,只记得安迷修回来时图书馆快要关门了。他无奈地帮安迷修收好了东西把书放回原位,站在图书馆门口等着安迷修。

  安迷修一脸歉意地从远处向他跑来,手里还拎着两个袋子。

 “对不起。”这是安迷修说的第一句话,她气喘吁吁,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平静下来,“我本来是可以很早回来的,可是半路上遇到好几个要帮忙的学弟学妹们······”

  “没关系。”雷狮看向安迷修暖笑着,“我只要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行了。”

   “谢谢。”安迷修的脸有点红,看不出到底是因为跑的太急还是因为雷狮的话,“对了,你之前是要对我说些什么?”

   “没什么啦。比起那个,我比较好奇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雷狮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这是我自己做的便当,准备送给你的。”安迷修说起手中的东西就十分兴奋,递给雷狮催着他打开。

   在安迷修的注视下,雷狮打开了盒子,美味的食物被做成了可爱的小动物的形状飘散着诱人的香味,鲜艳的颜色则更是令人食欲大开。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重做。”安迷修看着迟迟不下筷子的雷狮急忙伸手想拿回便当盒,但扑了个空。

   “不,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雷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但他记得十分清楚的是当他说完那句话时,安迷修的脸变的更红了,就像成熟了的红富士苹果,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但他忍住了冲动,留下说不出话的安迷修,像逃跑似的慌乱地跑走了。在确认自己已经离开安迷修的视线后,他十分颓废的随便找了棵大树,背靠上去,无力的向下滑去坐在了草地上,伸手摸了摸藏在黑发中发烫的耳朵,长叹了一口气。

 “丢死人了。”雷狮感叹道。

  为了表白,他特意空出下午打游戏的时间约了安迷修。

   结果呢?

  一塌糊涂。

  为表白而积蓄了一早上的勇气都在与玛瑙绿的眼睛对视的那一瞬间一逃而空,刚到嘴边的四个字就像是进老房子结果被门槛绊倒半天爬不起来的倒霉蛋。看了看手里捧着的便当盒子,暖意爬上心头。

  “也不是一无收获嘛。”雷狮开心地安慰自己,打开便当盒拿起袋子里的筷子,吃了一口里面的菜,味道好极了。

  雷狮是哼着歌回到寝室的。据他的室友所说,他进门时是嘴里哼着歌,手里提着个袋子,嘴上是掩不住的笑意,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十分礼貌地向隔壁的吃货借了洗洁精回来在厕所里洗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便当盒与一双筷子,时不时地傻笑一下。

  对此,雷狮的室友们开始了秘密地讨论。

“看这样子,八成是谈恋爱了。”帕洛斯猜测道。

  “不会吧?老大以前根本连女人看都不看啊。”佩利表示疑惑。

  “但看他现在那个傻样,不是恋爱了,还会是什么?难不成是被掉包了?”维德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背后书桌上正在傻笑着看书的雷狮。

  “我昨天中午看见他和一个女生出去了,应该是他女朋友吧。”在一旁做提纲的银爵插了一句。

【绝对是恋爱了。】这是最后的结论。

 

 (五) 离暑假的到来越来越近了,安迷修仍然把雷狮归类于要好的男性朋友。

   雷狮也很绝望啊!可他又能怎么做?

  卡米尔说了,对安迷修就得直接一点,用最近流行的方法:壁咚加表白。

  可每次表白的话语到了嘴边就会不由自主地变成“今天天气真好啊。”

“你吃了没有?”之类的话语。

 如往常一样,雷狮又在宿舍里躺尸,脑子里想着该怎样告白才能又委婉又能让对方立刻明白(这种方法不存在的啦(@_@;)!)。

 然后雷狮的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老妈来电,赶紧坐起接通电话。

   “是小狮子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温柔。

   “妈~~那都是乳名了,别再叫了。”雷狮无奈地回答o(╯□╰)o。

  “狮子啊,你现在做什么呢?”

     “我在看书。”并不。

  “404退房!”帕洛斯十分大声地说,捂嘴偷笑,十分得意地看着怒气将发的雷狮。

  “雷狮!你到底在哪!”妈妈的怒火已经透过电话传到了雷狮的耳边,雷狮立刻就软了下来。

   “不是!妈你听我解释!”雷狮已经欲哭无泪了。

  “我不听,你个臭小子!我就直说了吧,今年暑假回来你要是没带个女朋友。哼,我们就走着瞧!”

   “妈!妈!”电话挂断了,雷狮失去了拯救的自己机会,放下手机黑着脸向下看寻找罪魁祸首,却发现帕洛斯早就逃没影了。

    【明明大哥二哥都还单身!为什么偏偏让我找女朋友!你知不知道女孩子有多难追!】雷狮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雪糕店里,安迷修吃着刚端上来的雪糕听着雷狮的遭遇。

   “所以你是想让我假扮你的女朋友?”安迷修吃了一口雪糕,在雷狮充满期待的注视下,说:“不行。”

  “为什么?车票费我来付。安迷修你就帮帮我吧。”雷狮恳求道,“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不能对我见死不救啊!”

  “我们是好朋友,这没错。可是······”安迷修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咽下了嘴里的雪糕,说:“可骗人是不对的。”

   “可你不帮我,我会死的很惨的!”雷狮描述着如果安迷修不帮自己的严重后果。

     安迷修答应了。


(六)安迷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豪华别墅让她惊叹不已,转头看向雷狮,“这真的是你家吗?”

  “对啊,没错!”雷狮微笑着看着一脸吃惊的安迷修,手里领着大包小包的行李。

    雷狮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打开铁门的小门领着安迷修走到家门口敲了敲门。

“臭小子!”一个满脸怒气的美丽女人打开了大门,但看到雷狮背后的安迷修时立刻就笑得十分灿烂,牵起被吓到的安迷修的手,十分开心地说:“这就是小狮子的女朋友,小安吧。”

   “嗯,阿姨,我是雷狮的女朋友。”回过神来的安迷修定了定神,露出一个微笑,十分礼貌地回答。

   雷母一边十分开心地拉住安迷修的手进屋子,一边十分凶狠地叫雷狮和两个在看电视的儿子赶紧把行李搬进来,转换速度之快让安迷修感受到了女性的可怕。

   晚饭开始了,大圆桌上一家人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安迷修与雷狮的妈妈面对面坐,向左是雷狮的大哥二哥,向右是累得半死的雷狮和刚回家的雷爸。

   雷母十分殷勤地不停夹菜给安迷修,看着不断变高的饭菜,安迷修不知从哪下口。

   “小安,怎么不吃啊?是不是阿姨做的菜不太好吃啊?”雷母关心地问。

    “不是的阿姨,只是饭菜太多了,不知道从哪下口。”安迷修看着有些失望的雷母赶紧解释道。

   “妈————菜都快被你夹光了。”雷狮和两个哥哥幽怨地抱怨,得到一记狠狠的眼神。

  “有意见?”雷母的样子如阎王再世,吓得雷狮和两个哥哥低下了头埋头干啃白米饭。

    “那个,阿姨,菜有点多了。我能不能分一些给雷狮和两个哥哥啊?”安迷修试探性地问将要发威的雷母。

 【天使!ヾ(≧O≦)〃嗷~】  雷狮以及他的两个哥哥带着感激的目光看向微笑着的安迷修。

 “当然可以。”雷母答应了。

  接着就是边吃饭边聊天。

 “小安今年多少岁了?”

  “21岁。”

   “比雷狮大一岁啊。那你和雷狮进行到哪一步了?觉得我家小狮子怎么样?他有没有对你不好?有就对阿姨说,阿姨帮你教训他。准备什么时候订婚,结婚?房子打算买在哪里?·····”

  “妈!”雷狮制止了自家老妈一连串如炮弹发射的问题,安迷修的脸已经红的不行了,“我和安迷修还认识不久呢!”

   “哦,这样啊。对不起,是阿姨心急了。”看着说不出话的安迷修,雷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道歉,谁知安迷修居然就哭了。

   “哎!小安(安迷修)(弟媳)你别哭啊!”“雷狮快拿纸来啊。”“哦哦,我这就去。”

   安迷修的眼泪让雷狮一家手忙脚乱,金发的大哥跑上了楼找纸巾,绿发的二哥跑到了厨房里找纸巾,雷狮也赶紧去找纸巾,雷爸则跟着雷母一起安慰安迷修。

  “小安,给你纸巾。”雷母拿过雷狮的大哥递来的纸巾盒,抽出几张纸递给流泪的安迷修,溢满泪水的绿眼睛有些红,看起来让人怜爱不已。

   “真好啊。”安迷修接过纸巾,看着面前关心地看着自己的雷狮一家,露出一个微笑,轻声的但足以让在场的人听到地说:“完整的家庭原来是这样的,真的好温暖呢。”

  “小安难道没有完整的家庭吗?”

   安迷修陷入了沉默,低下了头,泪水肆意地流下在她精致而略显扭曲的脸庞。

 “妈!你能少说几句吗!”雷狮的语气里带着些责备,雷母做了个捂嘴的动作。

   “没事。”安迷修开口了,带着些哭腔,抬头看向雷狮,微笑着说:“我没事,雷狮。我只是觉得太开心了。从我成为孤儿后,就再也没感受到这样的关心了。”

  “六岁成为孤儿?!”

  “我想睡觉了。”安迷修用手抹去了眼泪,有些无力地说,雷母示意雷狮带路。

 

  夜幕降临,雷狮还是很担心安迷修,站在房门前犹豫了很久,还是敲了敲门。

  “请进。”这是房内的回复,雷狮打开了古老的红木门映入眼帘的是白衣的安迷修站在阳台的背影。

  安迷修站在阳台上望着璀璨的星空,眼神里透露着忧伤,那是一个遥远却饱含悲伤的幽绿色的世界,远到雷狮觉得自己从未认识过眼前的人。

  “你还好吗?”雷狮憋了半天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他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嗯。”安迷修仍然遥望着天空,轻声应道,然后就陷入了沉默,让雷狮尴尬不已。

   “你是孤儿的事别人知道吗?”话说出口时雷狮就已经在心里扇了自己好几巴掌,真是嘴贱。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雷狮。”安迷修转头看向了一脸惊讶的雷狮,“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我以前啊,生活在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父母十分疼爱我。”说到这里,安迷修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很快就消失不见,她刚才才发光的眼睛又黯淡下来,接着说:“但是不幸的是却在六岁的那年,出了一场车祸。我从此失去了我的父母,成为了孤儿。我在亲戚们之间辗转,从他们的眼神和语气中我读出了厌恶。我只是一个没人要的累赘,我想。但在十岁那年,师傅出现了。她领养了我,带着我到处走,给了我关心。但我还是要学习,她还是要工作,于是她找了所好学校将我安置在学校附近的一座大房子里,每个月打钱给我作为生活费,偶尔带着一些好吃的回来看我。就这样,我到了大学。”

“那你岂不是很辛苦?”雷狮看着回忆中沉思的安迷修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没有啦,其实一个人过得还是很开心的。只是······有些寂寞而已。”安迷修先是露出一个笑容然后随即陷入了沉默,绿宝石般的眼睛失去了光泽。

  “别说傻话了,你的眼睛里明明写满了‘悲伤’啊!想哭就哭吧。”雷狮抱住了逞强的安迷修,轻声说,怀里的人儿没有动静。

   “安迷修你想不想成为我家里的一员?”雷狮望着天空不去看安迷修,他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安迷修的回答,心脏的跳动好像都停止了。

   过了好久,怀中的安迷修有些犹豫且闷声闷气地说:“我想,我们可以试试看。”

 

   那一瞬间,雷狮砰砰的跳动着的心脏加速了跳动。


   天空中,月光皎洁,群星闪耀······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