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雨与雷

最近灵感喷涌而出ヾ(o◕∀◕)ノヾ,然而作业太多__φ(..;),总之,零零散散分了好几天写了一点,请见谅三c⌒っ゚Д゚)っ!



(一)   安迷修是个旅人,撑着把白油纸伞,赤脚行走与世间,若不是七岁那年的那场妖灾,他或许就不是一个只有影子陪伴的旅人了。

  他是村子里最后活下的人了,匆忙赶到村子里气喘吁吁的师傅是那样对他说的。

 美丽的女人递给他一把打开的白伞,神情十分严肃,说:“拿着这把伞,千万不要把它合上或是移开你的头顶。”

 “为什么呢,师傅?”年幼的安迷修不解地问着他刚刚拜下并救了他的师傅。

 “因为如果你拿下它,那你就会死了。”漂亮的脸蛋配上怕人的语气,安迷修打了个寒颤,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的伞柄,十分乖巧地说:“安迷修知道了,师傅。”

   师傅陪伴的日子少的可怜,女人只是扔给了安迷修几本书,教好安迷修基础就扬长而去,离去时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去旅行吧,安迷修,去见识这个广阔美丽而又危险的世界吧。

   迷惑的孩子就那样踏上了旅途·····

   安迷修去过很多地方,辽阔的平原、高峻的高山、无边的大海······

   安迷修见过很多人,卑鄙的小人、高尚的君子、好心的婆婆·······

  安迷修只知道旅行与修行,撑着把伞行走于凄凉的世间,碧绿的眼睛看过太多人情世故悲伤离合,尖尖的耳朵听过太多的哭声与笑声,冷漠渐渐地爬上了他幼小的脸庞。

  猛然回头,他才发现自己走了多远的路,脚已经感受不到痛楚,走到湖边低头看————还是那副稚嫩的模样,眼中只是多了几分凄凉。

  他发现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的模样一点也没有变,在旅途中即使好几天没进食他似乎并未感到过饥饿,他或许不是人类了。

  安迷修盯着水中的自己发着呆,那仍然是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即使眼中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及地的长发告诉着他岁月的流逝。

  “回去吧。”安迷修这样对水中的那个自己说。

  (二)  他回到了家乡,手里持着那把白伞,只是物是人非,现代化的建筑比比皆是,柏油马路,红绿灯,身着简单服饰的人们手持手机匆忙地穿过路道······

  安迷修现在有点庆幸别人看不到自己,这身打扮怕是会被当做怪人加以嫌弃的目光注视吧。

  小心的穿过人流,安迷修凭借着对植物的感应能力找到了一个公园,今晚就在这呆着吧,他蜷缩在靠椅上将伞挡在身上,却不料夜晚才是人们活动的高峰,一对对情侣聚集在不大的公园,打情骂俏,吵闹不已。安迷修气愤不已,想要大叫着赶走情侣才发现别人看不见自己,握紧了手中的伞柄,离开了公园,却被一只小黑猫咬住了裤脚,头顶上乌云已经完成了聚集,电闪雷鸣。

  “你是安迷修吧?请帮帮我!”黑猫说。

   安迷修答应了,只不过是救助一只白猫而已,轻而易举。

  两只猫妖对他的行为感激不已。

“请住在这儿吧!您若是不嫌弃的话。”黑猫说。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安迷修吃着白色猫妖做的晚餐,含糊不清地说。

  两只猫妖相视一笑,慢慢地回答:“妖怪之间都流传着您的故事,正义的使者手持一把白油纸伞,一身白衣,赤脚行走于世间。他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向他求助的可怜人或是妖。”

 “这······说的是我?”安迷修有些惊讶,他可不知道只是帮助他人会带来这么多。

  “嗯!没想到您的治疗术这么厉害!柏芝受了那么重的伤,您都能治好!”黑猫十分激动地握着安迷修的手说。

  “黑林!”白猫有些不太高兴地说。

  “哦!对不起,我逾矩了!”黑猫慌张地放开了手,向安迷修道歉。

  “没事,很久没人对我说这么多话了。我很高兴。”安迷修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对了,人类世界不是有医院吗?你们为什么不去那看病呢?”

   “额······”两只猫妖忽然低下了头一幅十分失落的样子,“其实呢······我···我们经营着一个小花店来谋生,不过最近生意不太好,柏芝又到了雷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足够的钱来疗伤。”

  “但是!就在我绝望只之时,您出现了!撑着把白油纸伞像神明一样地进入我的视野!”黑林的眼睛闪闪发亮,十分崇拜的看着安迷修。

    “你们没钱了吗?”安迷修抓住了重点,显然,两只猫在提到“钱”时就会变得十分沮丧,失去了生机。

“对啊,再不赚到钱,我们就要被包租婆赶出去住了!”两只猫瑟瑟发抖。

 “你们看这个值多少钱?”安迷修凭空变出了一颗绿宝石,递到猫儿的面前。

   “哇!这块宝石好漂亮!”柏芝看起来很开心,“不过,您是从哪里得来这么贵重的珠宝的呢?”柏芝有些疑惑地问。

   “以前帮助过一些妖怪,他们有些会送我东西没说是以后会有用。开始我还不相信,不过现在看来确实是会有用呢!”安迷修甜甜一笑。

 【天使!】黑林与柏芝的内心已经在内心疯狂打call了。

  于是乎卖了宝石,两只猫带着安迷修住进了郊区的一座不错的房子里,还给安迷修买了几套衣服,叮嘱安迷修不要乱跑。

    (三)然而现在的安迷修正坐在一个学校的教室窗边的白墙上听着里面的老师讲课,手上仍然是那把白伞,头顶上乌云密布,雨哗啦啦地下着,清洗着污浊炎热的空气。

  然后教室里的一个孩子突然的转头看向窗外,与安迷修四目相对。

 那双眼睛里有星辰大海,这是安迷修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漂亮的小姐姐,这是雷狮脑子里的想法。

 然后,老师发现了雷狮的走神,一个粉笔头精准无误地击中雷狮的额头。

  “好痛的!老师!”雷狮捂着头不满地说。

    “你走神了,雷狮同学。”老师微笑着站在雷狮的桌前说。

  “那外面还有高年级逃课的呢!你怎么不管管!”雷狮指着窗外的安迷修对着老师说。

    “哪里?”老师望向窗外,在他的视线里窗外除了平时的一成不变的事物空无一物,转回头,怒气爬上了脸庞,咬着牙尽量维持一个微笑,从牙缝里蹦出字来:“雷狮同学,外面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啊!”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有人的啊!”雷狮拍桌而起,看向窗外,安迷修仍然坐在白墙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教室里发生的一切,落下的雨滴在他的白伞上。

   “雷狮出去罚站!”

  很苦逼的,雷狮站了一节课,内心带着一点幽怨,“那里明明有一个人啊。”

   安迷修则不同了,在一个偌大的学校里漫步,听着雨的音乐,享受着空气中的清凉,到处看看,好不自在。

  放学了,这场没有预告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没有带伞的人有的只好冒雨回家,有的等着家长来接,有的跟带了伞的拼伞。雷狮自然是属于没有带伞的了,看着屋外的雨肆意的下着,他准备潇洒地冲进雨幕中狂奔回家。但安迷修出现了,撑着那把白油纸伞,穿着一双白凉鞋踏着雨在水泥地上留下的痕迹向校门外走去。

   “喂!”雷狮对着安迷修喊,安迷修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雷狮,“你叫我?”声音十分的清脆悦耳,让雷狮不禁觉得眼前的人儿不属于这个纷乱的世界,但他很快就找回了自我,回答:“对!就是你。”

   “你叫我干什么?”安迷修走到了雷狮身边。

    “你能搭我一程吗?”雷狮拿出了被他弃置已久的礼貌,收获一个和善的微笑,“好呀。”安迷修说。

   于是,黑发紫眸的男孩走进了栗发“少女”的伞下。

  殊不知,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在雨中行走而不被雨淋湿的奇怪孩子。


   终于到家了,雷狮和安迷修挥手告别,转身却收到母亲异样的眼光,“你在和谁说话呀?”

  那一瞬,雷狮才明白别人是看不见安迷修的,栗发“少女”已踏雨远去。


“安迷修!”一个黑影向刚到家门口的安迷修扑去,一个温暖的怀抱,和一句饱含焦虑的询问:“你去哪了?!”

  安迷修忽然觉得心头流过一阵暖流,伸手抱住满脸写着大写的担忧的猫妖,轻声回答:“只是出去走走罢了。”

  “下次出去能不能说一声。”站在一旁大口大口喘气的黑林问道,“柏芝可是着急死了!拉着我围着城市找了整整五圈!”

  “嗯,我知道了。”安迷修朝着黑林莞尔一笑,“下次不会了。”


  (四)雷狮第二次与安迷修见面时是在柏芝和黑林经营的花店,手持白伞衣着白连衣裙的“少女”站在鲜花中像一个落入凡间的仙子。

  “还记得我吗?”雷狮走进了花店,向正在给花朵浇水的安迷修打了个招呼,引来了站在柜台的柏芝的注意。

 “哎哎,黑林,过来。”柏芝向一旁浇花的黑林摆了摆手。

  一旁浇花的黑林一头雾水地走到神神秘秘的柏芝身边,“你干什······”么。

   话未说完,柏芝就一把把黑林拉到了柜台后面,指了指正在尝试与面无表情的安迷修谈话的雷狮,十分小声地用猫语说:“你看那个黑头发的小子的表情,他是不是对安迷修有意思啊。”

   “怎么可能。”黑林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满脸写满“八卦”极其兴奋的柏芝,“有客人进来了,我去招呼了。”黑林站了起来,像是发现什么重要的事物似的喃喃自语:“那孩子怎么看得见安迷修呢?”摇了摇头,抱着“还是生意重要”的想法走向客人,留下了柏芝独自观察两个孩子。

 

    忽然,安迷修在嫌弃地推开像牛皮糖一样黏着自己的雷狮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白伞依然紧握在手里,天上云雨聚集·····

  “哈?又下雨了!”柏芝看着花店外的乌云有些生气地撇了撇嘴,看向正在尝试叫醒安迷修的黑林与雷狮,说:“我们还是先把安迷修带回家吧。”

     “所以,你这个小鬼为什么会在这里!”黑林看着站在安迷修床头的雷狮,有些惊讶且加一点生气地说。

     “我是来照顾安迷修的。”雷狮理直气壮地回答黑林的问题,毫不畏惧地看向黑林的眼睛。

     “我说你俩能不能让开。”手里拿着热毛巾的柏芝看着对峙的一大一小悠悠地说,俩人很自觉地让出了条道。

     在柏芝为安迷修敷上热毛巾时,昏迷的安迷修闭着眼皱紧了眉头用十分沙哑的声音说:“水·······”

   “要水是吗?”柏芝转头看向已经扭打到一块的黑林和雷狮,黑着脸地说:“快去拿水来,你们两个白痴!”

    两人赶紧爬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冲向厨房拿来了水。

  喝了水的安迷修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无意识地蹭了蹭柔软的鹅毛枕头,握紧手中的伞柄,殊不知,看着他的两只猫已经被萌到不行,雷狮更加坚定了要让安迷修成为自己未来妻子的想法(“喂!我可没同意啊!”来自安迷修的呐喊)。

   总之,自那以后,两只猫对安迷修更加照顾了(“我想下床,柏芝。”安迷修瘫着脸对柏芝说。“不行。”柏芝表示拒绝,收获安迷修失望但极其萌的失落样子。),雷狮成了家里的常客(“我可没同意啊!”黑林的抗议。“抗议无效!”柏芝驳回。)


  “嘿!安迷修,我带你出去玩吧!”雷狮突然从安迷修的床边冒出把安迷修吓了一跳。

    “真的吗?”安迷修垂下的呆毛立起,碧绿的眼睛闪闪发光地看向雷狮致使雷狮小鹿砰砰撞。

   雷狮牵着安迷修的手躲过柏芝的看守,离开了房子。

    当柏芝发现安迷修不见了时,雷狮已经带着安迷修站在了游乐园的海盗船面前,听着雷狮兴奋的描述着眼前的大船怎么怎么好玩时,安迷修不禁对眼前的大船产生了一丝丝期待。

   但当安迷修坐上海盗船上时他就感到后悔了,在被雷狮拉着玩了N遍海盗船后,头晕目眩的安迷修表示自己已经后悔听了雷狮的话。

   摩天轮给安迷修的印象还算不错,坐在安稳的舱体看着窗外一览无余的美景,安迷修感到身心愉悦,全然没有察觉雷狮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那是十分愉悦的一天,如果省去白猫站在门口咬着牙强拉出一个笑容质问安迷修和雷狮这一天的去向的话。

   但安迷修并未留在这里很久,仅仅只是一个月,安迷修便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张纸条,和一扇大开的窗户,和窗外下着的大雨。两只猫这才记起安迷修可是只十分厉害的大妖,仔细地阅读完纸条,大意不过是离别感伤之语以及一个诺言——我会回来的,四年后,我一定会回来。请帮我将此转告给雷狮。真期待他四年后的样貌,一定会是个帅哥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未完结,Loading······

评论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