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晚期,沉迷学习,还有请叫我流浪猫。

【雷安】公主骑士与海盗王子

   他叫雷狮,是个海盗,曾经是个王子。他的船员曾问过他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王子不当跑来做了个海盗。答案简单得很————“简单自由比华丽的枷锁更加吸引我的目光。”雷狮曾今有一个从小陪他一起长大的女骑士,叫做安迷修。骑士对他十分关心,处处为他着想,但她也很严厉,每当雷狮学习一样东西时,她总是要求他做到最好。安迷修的温柔让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雷狮深深地着迷,于是在成年礼完成的那天晚上,他向安迷修求婚了。在骑士极为别扭的表情下,他被拒绝了。很悲惨,因为女骑士的理由是“王子应该是要和公主在一起的吧。可我只是个骑士啊?”

   那天晚上,他彻夜无眠。

  雷狮更加讨厌“王子”这个身份了,但是那个时候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去当个海盗,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成了海盗,安迷修对他的态度一定会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安迷修十分厌恶恶党,没有一个恶党能从她的手下逃脱。

   至于现在雷狮为何当了海盗,这就要归功于十九岁那年的战争————安迷修死在了战场!

    那是个难以置信的消息,雷狮质问了那个骑士很多遍,回答是“是的,安上将因追击敌人失足坠下了悬崖。”

   束缚着他的绳索终于断裂,留在这华丽囚笼的唯一理由也已经不复存在。

   第二天,雷狮便领着自己的表弟和一支精锐的小队离开了皇宫做了海盗。

  

  









“不!我不会放手!”玛丽安撕心裂肺地喊着,“我会拉您上来的!你们为什么站在那边!快来帮忙啊!”她是那样的急切,可是所有的士兵都像是吃了魔女的迷心药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傻愣在哪里干什么!快来帮忙啊!”玛丽安对着那些极为矛盾的士兵们大喊,她的力气快要用光了,手心中的手正在一点点向下移动。

     “对不起,少校。新国王大人有令:安迷修将军必须死在战场上。我们也无能为力。”一个下士十分无奈地说,他垂头丧气像只丧家之犬。

      玛丽安的瞳孔瞬间缩小,“什、什么?······是国王陛下的命令?为什么!安迷修殿下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为什么!”她呐喊着,带着不解与谴责。

     “呵、呵、呵······”安迷修低下了头苦笑着,玛丽安看不清她的表情。

   “这一天终是来了,王啊~~总是担心臣子的权力与声望太大。”安迷修带着看清了一切一样的语气说着,“既然王要臣死,那么臣不得不死。放手吧,玛丽安。”

     “不! 我不放手!我会拉您上来的,就算只有我一个人!”玛丽安的泪涌了出来,可是手已经失去了知觉————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以将军的身份命令你,玛丽安,放手!”

      “可是、可是,您对我恩重如山啊!我怎么能放手。”玛丽安依旧不放弃地抓紧了安迷修的手,用尽她仅存的最后一丝力气。

      “在这样下去,你和我一个都活不了!放手,听话······我还有一个请求,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好三皇子?他是我唯一的牵挂,我答应过老国王:我会照顾好三皇子的,无论他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能帮我完成这个诺言吗,玛丽安?这样的话,我也就无所牵挂了。”安迷修微笑着看向玛丽安。

    “我明白了,我会追随他的脚步,无论他成为怎样的人。我答应你。”在泪水填满视线的同时,她放开了手,身体重重地向后倒去,“咚!”沉重的落水声从谷底传来。

     她叫玛丽安,曾经是个女骑士,现任雷狮海盗团三把手,遵循着绝望之日与安迷修的约定追随着雷狮成为了海盗。

    “后悔吗?”卡米尔曾那样问过玛丽安。

     “后悔什么?”玛丽安望着一望无际的海洋反问道。

     “抛弃你的荣誉和财富,跟随大哥做了个你最厌恶的海盗。”

      “为什么要后悔?我可是遵循着那最宝贵的约定一直走到了现在。海盗这个名称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到现在不是一直在做善事吗?”

      “我可以知道那个约定的内容吗?”

        “对不起,无可奉告。”





  雷狮以为安迷修死了,但在有一天,在他的海盗团降下海盗旗去一个港口小镇补充物资时,他遇到了一个与安迷修长得极像的女人,不仅是相貌,就连行为习惯都很相像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她是个盲人,同时是个点心店的女主人,店里的点心都是她做的,十分美味。雷狮定居在了小镇上,为此卡米尔和玛丽安与他争论了好久,最终达成的约定是一年后船队会回到这接他走。

   在这一年中,雷狮每天都会去点心店买点心以及和店主聊天。

  “你问我看不见为什么还能做糕点。额······虽然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确实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不是用眼睛,是用心,我能看见周围事物的大概轮廓和颜色,但是无法看清事物。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女店主幸福对着雷狮地微微一笑。那一瞬间店主失神的绿眸变得鲜活灵动起来,雷狮觉得安迷修还活着,发呆着,然后被店主唤回神志。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罗西?”在多次交谈后,店主主动地提出了雷狮心中一只惦记的问题。

      “嗯,我愿意倾听。”雷狮简单地回答,却带着一丝丝的激动。

      “这是一个十分不可思议的故事,所以我一直没对别人提起。但是罗西不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可以相信你。你能在听完故事后守口如瓶吗?”店主的声音很轻柔,像是柔软的棉花一样。

       “我能。”

       “那就开始吧。我曾经是个公主,一个因薰衣草而出名的花国的公主。我曾过着十分幸福的生活,但好景不长,六岁那年,我的叔父发动了政变,我被秘密地送出了皇宫。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并与我的父王交好的国王收留了我,他对我很好并想收养我,将我当做他的女儿。在我留在那个国家的第二年,国王的第三个儿子出生了,那个孩子十分可爱,可爱到我想要守护他一辈子。我改变了主意,我要成为一个骑士,然后一直守护着他,我坚定地对国王说出了我的想法,国王同意了,我俩做了约定。成为骑士过程是艰辛的,但是只要看到他可爱的面容,我就觉得一切努力是值得的。他一天天长大,变得越发的英俊,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上他了吧。令我惊讶的是在他十八岁的成人礼后,他向我求婚了。我本该答应他,但事实上我拒绝了,你猜我用了什么理由?猜不出来吧!我说‘王子应该是要和公主在一起的吧。可我只是个骑士啊?’我守护着他,我以为我能守护他一辈子。但是,很可惜我在他十九岁时上了战场,我本该凯旋而归,然而,我却因不慎掉下了悬崖,好在我的女部下抓住了我的手,然而她没有力气了,战斗结束后就连我也几乎精疲力尽。但是周围的士兵并没有来帮忙。你知道为什么吗?————这是新国王的命令。我接受了,并命令部下放手,她抓的更紧了。我让她帮我照顾好我的小王子,她答应了,我坠下了悬崖,掉入了悬崖下的河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总之我获救了,只是失去了光明。如你所见,我在别人的帮助下开了家点心店。”说完了故事,店主深呼吸了一口,她感觉到了来自雷狮的颤动,“你怎么了?你好像很激动。”

  “没什么。店主,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雷狮深呼吸了几口空气,看向店主,“您的名字是什么?”

   “安妮。”店主十分自然地回答。

    “真的吗?”雷狮的语气有些带着质问。

     “当然。”店主笑了笑。

      “什么时候,骑士也会撒谎了呢?安迷修!”如雷狮意料中的那样,店主的神情变得有些慌张。

     “你是在叫谁啊?罗西。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一滴豆大的汗珠从店主的额头上滴落。

     “我不叫罗西,我是雷狮。”雷狮一字一句地说出了事实。

  所有的伪装都被打破,店主苦笑了一下,“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不,我应该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没有找你,我以为你死了,受到消息的第二天我离开了皇宫做了个海盗。如果不是船上的物资不够了,我也不会来这。”雷狮顿了顿,“你还爱着我吗?安迷修。”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是的,我爱你,雷狮。”

店外的小花圃里紫色的薰衣草迎风撒香,蝴蝶飞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53 )